冯聿北何青
冯聿北何青

冯聿北何青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2-12-09

小说介绍

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冯聿北何青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的经历,段落欣赏:冯聿北的脸和我如此相近,从下巴到眉骨晕开一层淡淡的醉红,我甚至嗅到他呼出的气息夹杂着酒味,酒味上头,猝不及防淹没我。他肤色是男子里少有的白皙,尤其在阳光下近乎白皙到透明,不过他骨相生得凌厉英朗,中和了白皮肤的阴柔气。都说薄唇和桃花眼的男子轻佻多情,我想一定有例外,譬如冯聿北。他的眼睛比桃花有味道,更深邃清澈,特别是此刻,我从没见过这样犀利的一双眼,即使醉意上涌,也保持着令人心惊的镇定。我哑着嗓子,眼角满是风韵,“冯先生好看。”

小说简介冯聿北的脸和我如此相近,从下巴到眉骨晕开一层淡淡的醉红,我甚至嗅到他呼出的气息夹杂着酒味,酒味上头,猝不及防淹没我。他肤色是男子里少有的白皙,尤其在阳光下近乎白皙到透明,不过他骨相生得凌厉英朗,中和了白皮肤的阴柔气。都说薄唇和桃花眼的男子轻佻多情,我想一定有例外,譬如冯聿北。他的眼睛比桃花有味道,更深邃清澈,特别是此刻,我从没见过这样犀利的一双眼,即使醉意上涌,也保持着令人心惊的镇定。
我哑着嗓子,眼角满是风韵,“冯先生好看。”
“哪好看。”
沉郁严肃的男人偶尔露出放浪不羁的面目,真是撩人。
我说,“都好看。”

全文阅读他面无表情,“男人好看是优点吗。”
我反问,“不是优点吗?食色性也。假如潘安在世,冯先生也不逊色他。”
“是你喝醉了还是我喝醉了。”冯聿北被逗笑,但笑很浅,“他长什么样。”
我双手比划着,“书里的画像脸很长,比冯先生差远了。”
冯聿北注视着我一开一阖的嘴唇,“涂口红了。”
我来不及答复,他又说,“我的助理不需要这些。”
我抬手勾住他衣领,将翻卷的边角抻平,大大方方的姿势作出最亲密的氛围,“冯先生不喜欢我化妆,我明天就不化了。”
冯聿北看了一眼我缠住他衣领的手指,靠回椅背,“我不喜欢的,你都不做吗。”
我明白他要说什么,他在提点我别失分寸。
我一语双关,“对冯先生不利的,我不做。对冯先生有利的,您说不喜欢,兴许口是心非呢。”我朝前倾身,手搭在座椅上,指尖掠过他心口的方向,我分明触及不到他,却比真实的触及更蛊惑,“男人嘴硬,可是心容易发软。”
半明半昧的光影透进车窗,从我们之间一晃,我的企图赤裸而坦荡,他不露声色别开头。
这是我和冯聿北度过的第一个夜晚,它未知荒唐,又惊心动魄。
半小时后汽车泊在一栋公寓门口,我先下车,扶了冯聿北一把,司机看向他,“冯董,我送您上楼吗?”
冯聿北步伐有点不稳,皮鞋踩在地面的动静异常响,他并没听清询问,我飞快追上去,司机目睹这一幕,再未多言。
冯聿北住在三楼,一套独立打通的大平层,我跟着他进去,特意观察了转角卫生间里面的细节,水池台上摆放的只有剃须刀和男士的洗护套装,浴缸里没有女人的长发,马桶旁的纸篓也没有用过的安全套,所有迹象指向冯聿北的确是长期独居。
我一无所获又返回客厅,我起初不相信有钱有势的男人会清心寡欲,何况还处在血气方刚的年纪,现实让我不得不相信,真的有男人能够克制约束到这种程度。我望向震撼我的冯聿北,他非常疲倦坐在沙发上,眉间是一缕冷冷清清的月色。
我不敢惊扰他,蹑手蹑脚挪动到窗前,把拉着的遮阳窗纱朝两侧拨开,午夜的灯光毫无阻碍穿透玻璃,照得一切都那么迷蒙恍惚,冯聿北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激得不适应,他手背遮住额头,回避着浓烈的夜景,“拉上。”
我立马合拢窗帘,拧开台灯调到中档,“您不舒服吗?要不要洗个热水澡。”
冯聿北没理会我,他脱掉皮衣,倚住沙发背的边缘,与黑暗融为一体。
我走到角落的吧台斟了一杯水,把水杯递给他另一只手,他刚要接,我趁机摁住,“我来。”
冯聿北感受到我手掌的温度,他睁开眼,从五指间的缝隙凝视我。
我没有丝毫扭捏,将那杯水喂到他唇边,他无动于衷。
我顺势靠近,“您怕烫吗?”
他依然没有动作。
我又递到自己嘴边,含住杯沿喝了一口,“不热不凉。”我舌尖舔着下唇的水珠,用微弱而诱惑的声音说,“冯先生这里的水,是甜的。”
冯聿北眼眸闪过刹那的波澜,一秒归为平寂。
我再一次喂给他,而且是我含过的地方,“您是不是不知道水是甜的。”我故意嘘着声,像情浓时孱弱的哼吟,“或者是我嘴巴甜,和水其实没关系。”
冯聿北盯着烙印在杯口的浅红唇印,沉静的目光犹如坠入一座深渊,深到我完全驾驭不住这一刻。长久的僵持,我端水杯的手开始发酸,不受控制颤抖着。
我问他,“冯先生不渴吗?”
他眼神里的幽暗一点点碎裂,直到彻底破开,随即轻笑一声,“助理的工作包括喂水吗。”
他笑还不如不笑,神色冷淡到极点,我做足了碰壁的准备,没有被吓退,“我负责您生活中的全部需求。”
冯聿北解开衬衣纽扣,腰间的皮带也松开,他慵懒坐着,眼底的笑意不减反增,“我的需求。”他品味着其中的含义,“男人的需求,不是随便一个女人能解决的。”
我小拇指钻进他皮带的金属扣,细腻的摩擦声在夜里叫人心痒,“我能解决您的需求吗?”
冯聿北眼里是一张天真无邪的面容,带一丝戛然而止的风情,一半纯一半欲,结合得玄妙又适度。
或许我暗示得太明显了,他接过我手上的水,直接搁在茶几,用相当疏离的态度表明今晚只是一个普通的夜晚,不会发生顺理成章的风流韵事,“看什么需求了。”
我锲而不舍挑着皮带扣,“只要您提出,我都会尽力满足。”
冯聿北不言不语,我故作失手砸落,再慌忙抓住,连同他衣摆也扯出,结实温热的肌肉暴露,从掌心辗转而过,我被烫了一下。
冯聿北垂下眼帘,我指甲盖点缀着樱桃的颜色,没有阻隔贴着他的腹部,一刚一柔,极强的视觉冲击,他静止住。在我以为终于突破了,他忽然抽出我手中的皮带和衣角,起身走向卧室,“睡了,司机会送你。”
他毫不犹豫关上门,我被晾在客厅,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像潮水吞噬了我。
我是扰乱心智的道士,冯聿北就是抵御道士的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好像无论我演什么,他都能心如止水,片叶不沾身。幸亏我的心理素质过硬,他不吃我这套,我多换几套策略,截至目前还没到我认输放弃的地步。
我迟迟没下楼,司机在凌晨一点半驾车离去,我看着天花板闪现的一簇车灯,白光消失后,我走进冯聿北的卧室。窗户外面笼罩着大雾,四起的雾深处,冯聿北侧身沉睡,壁灯散发出温和的橙黄色,他气质愈发消沉寡淡,平静得像一面深海,没有人清楚平静之下窝藏着什么。
这几年我钓了不少男人上钩,可没玩过真格的,肉欲是最低级的调情,真正金字塔尖的男人更愿意买单令自己精神上瘾的调情,而点到为止是最高级的勾引。一起泡个温泉让男人过把眼瘾,套着黑丝袜的脚滑入男人裤子磨个大腿,暗示有了,情调有了,偏偏卡在实际行动,男人舍不得破坏气氛,又急于深入,挠心挠肺的惦记着。我本来打算如法炮制用在冯聿北身上,但通过刚才的测试,我明白小打小闹对他没戏,不玩一票大的,绝对搞不定他。
我退出主卧,在隔壁客房将就了一晚,爬床这么低劣的手段不适用于高段位的男人,可留宿有必要,过夜象征成年男女游戏的开启,一段昭然若揭的故事,高潮逐渐明朗,结局还扑朔迷离,才最惹人深陷。
当然,我必须留下一件极其私密的物品,来催化冯聿北堕落的欲望,我思来想去,把蕾丝内衣压在了床单底下。
第二天早晨我出门买粥,回到公寓冯聿北正好从房间出来,他换上了一身浅色系的居家服,像是刚洗完澡,整个人格外清爽挺拔。我走过去,没来得及开口,我和他同时听见洗手间传出女人的喊声,“聿北,我用你毛巾了。”
冯聿北望着我,却在回答女人,“好。”

冯聿北何青免费阅读我们无声无息对视,我蓦地想到什么,一脸心虚捂住嘴,仓皇跑进他的卧室,虚掩了门。我从门缝窥伺着冯聿北的反应,他站立在原地,无比冷静。
殷怡紧接着拉开门,胸口部位湿了一片,她抱怨的口吻,“我想给你煮咖啡,结果全洒了。”
冯聿北问,“吃早餐了吗。”
殷怡摇头,“起床就来找你了。”
冯聿北往餐厅走,殷怡跟在后面,“聿北,我要出国旅游。”
冯聿北坐下,拾起杂志随手翻阅着,“选定国家了?”
殷怡说,“莫斯科,下周举办一个盛大的画展,你有时间陪我吗。”
冯聿北思索了几秒,“时间不很充足。”
殷怡没强求,“那我自己去。”
冯聿北从杂志内移开视线,移到殷怡脸上,“是自己去吗。”
殷怡表情很微妙,“你什么意思。”
冯聿北合住杂志,“我安排下,争取推掉部分工作,陪你去。”
殷怡愣在那,半晌没出声,冯聿北讳莫如深打量她,“不高兴吗?”
殷怡回过神,立刻说,“高兴是高兴,可你出国,那公司的事务——”
她话音未落,冯聿北笑了,“确实走不开,白让你高兴了。”
殷怡没生气,似乎还松了口气,她不再围绕这个话题,而是主动提起我,“何助理呢,你满意她吗?”
冯聿北转动桌角的蓝色沙漏,“你指哪方面。”
殷怡托着腮,“能力,品行。”
冯聿北若有所思,“不好不坏。”
殷怡说,“何助理是一个很本分的下属,没有乱七八糟的心思,她在你身边,我很踏实。”
殷怡在试探冯聿北是否会向她戳破我的居心不良,如果不戳破,代表他在隐瞒我的不轨行为,隐瞒某种意义上是动摇和默许。
冯聿北沉默了一会儿,“算是。”
沙漏缓缓流动着,殷怡没说话。这时她手机响了,她瞥了一眼来显,挂掉。
冯聿北问,“不方便接。”
殷怡说,“我跟你有什么不方便。是张太太约我美容,我懒得动弹。”
冯聿北没有任何情绪外泄,他余光扫过殷怡的手机屏幕,然后抬腕看手表,“我要去公司了。”
殷怡站起,“爸爸下个月过寿,你别忘了。”
她走出公寓门,又停下,一言不发凝望冯聿北,后者抱住她,殷怡刻意往后退,引出冯聿北,在走廊正对摄像头的区域回抱他。法律上长期分居导致离婚,财产是由夫妻协商分割,换句话说,冯聿北不给,打官司也没辙,除非证明感情没有破裂,并且一方出轨伤害了伴侣,所以在已经分居的前提下,殷怡要制造他们婚内恩爱的证据,假设冯聿北不肯出血,打官司也能逼他割肉。
冯聿北显然对于殷怡的谋划毫无知觉,他们相拥了片刻,殷怡说,“注意休息。”
冯聿北点头。
殷怡乘坐电梯离开后,冯聿北反锁门,走回餐桌落座,他对着空气说,“还不出现吗。”
我从卧室出去,站在他旁边,沙漏的一端空了,流入相对的一端,他重新倒置,“昨晚你住下了。”
我小声说,“司机没等我,我下楼时他走了。”
冯聿北没有揭穿,他似笑非笑,“那很巧。我希望这样的巧合就一次。”
我弯下腰,肩膀虚虚实实蹭着他脊背,“冯先生,我实在太困了,没力气折腾,就睡在客房了。”
他不着痕迹避开我半寸,我又挨近他,鼻尖距离他咫尺而已,潮湿的呼吸喷出,仿佛在他耳畔下了一场雨,“您知道我为什么要躲冯太太吗。”
冯聿北转过脸,他这次没后退,我也坚持不动,我们此时一目了然对方的所有,我眼尾的一颗泪痣,他嘴角残留的一粒牙膏泡沫。
我神情暧昧至极,“您有没有觉得,我们像偷情啊。”
冯聿北看着我。
我笑容明艳,“我有一种错觉,冯太太是来捉奸的,本能就躲了。”
“是吗。”冯聿北意味深长,“也只能是错觉,不会有我太太捉奸那一日。”
我慢慢直起腰,他一锤定音,“因为我不会出轨。没有哪个女人值得我走错这一步棋。”
男人总是说得比唱得好听,可大多数男人的道德理智还是沦为欲望的手下败将。不过他既然说,我也配合他,我舀了一勺粥,放在他面前,“冯先生很爱冯太太。”
冯聿北擦拭着喝粥的汤匙,“怎么看出的。”
我装作对他们的情况一无所知,十分真诚夸奖,“作为丈夫,您很清醒,也很忠贞。”
他没反驳,笑着说,“你挺有眼力。”

小编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冯聿北何青完结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