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九龙(陆沉周若雪)
至尊九龙(陆沉周若雪)

至尊九龙(陆沉周若雪)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9-30

小说介绍

陆沉周若雪小说叫什么,这里提供《至尊九龙》陆沉周若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陆沉开口了。众望,周鸿岂敢食言?周鸿立即叫人从一株醒龙草中取出,交给陆沉。“你们去吧。”周鸿一挥手,面色苍白,被打得面目全非。

小说简介

城主府,一间堆满石灵的密室,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正盘坐练功。
室门打开,城主笑呵呵的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英气勃勃的少年。
“若雪妹妹。”
少年快步走向少女,脸露喜色。

至尊九龙全文阅读

永明王朝,登州,双木城。
城主府,一间堆满石灵的密室,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正盘坐练功。
室门打开,城主笑呵呵的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英气勃勃的少年。
“若雪妹妹。”
少年快步走向少女,脸露喜色。
“陆沉哥哥,你来了。”
周若雪含情脉脉的看着少年,语气温柔。
“不用起来。”
陆沉压压手,柔声说道。
他与周若雪情投意合,相恋三年。
他曾许下承诺,助周若雪迈入真元境。
今天,周若雪突破桎梏,修炼到了炼体境九重,距离真元境只有一步之遥。
闻讯,他一刻也不能等,立马赶来兑现诺言!
陆沉取出一枚晶莹剔透的果实,拇指大小,犹如一颗硕大的玉珠。
“千年龙元果!”
城主周鹤和周若雪的眼睛亮了,这是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有钱都买不到啊。
千年龙元果,有催化真元的功效,若炼体境九重服用,直接突破真元境。
此果,乃陆家祖传至宝,原本给陆沉用。
但陆沉为了周若雪,自己不用,保存至今。
“若雪妹妹,吞下它,今天突破武师境。”
陆沉将果实送到周若雪的嘴边,温柔的说道。
周若雪嗯了一声,张开小嘴,吞下千年龙血果,然后闭目炼化。
一炷香的功夫,周若雪突然气息暴涨,屏障瞬间突破,晋升真元境一重。
“哈哈,双木城又多了一位真元境高手!”
周鹤喜盈于色,仰天长笑。
“若雪妹妹,恭喜你。”
虽然一切都在预料之中,陆沉还是兴奋不已,“一个月之后,就是登州三大武门,四年一次在双木城的招生大典。你现在的修为与我并肩,我们必被三大武门看中,到时侯我们一起去登……”
话还没说完。
啪!
周若雪突然全力一掌,重重拍在陆沉的腹部。
噗!
陆沉口吐鲜血,双目圆睁,难以置信的看着周若雪。
“去登州的不是我们,而是我!”
周若雪缓缓的站起来,脸色冰冷,如同仇人般盯着陆沉,“登州三大武门,最强的紫云门有一个惯例,只招一个人。你我都是真元境一重,但你是双木城第一天才,将成为我进紫云门的最大障碍。”
“你是我心爱的女人,我可以把紫云门的名额让给你。”
“可我不爱你,我爱的只是你手上的千年龙元果。”
“你……你与我相恋三年,原来是虚情假意!”
陆沉如坠冰窖,那一刻,心碎了。
“你只不过出身一个小家族,而本小姐是城主之女,注定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变凤凰,你高攀不起。”
周若雪扬起头颅,冷眼相看,尽是讥讽,“但是,我不能让你阻碍我的道路,你必须死!”
“休想!”
陆沉怒吼一声,运转灵力,全身布防。
欺骗和背叛,被自认为心爱的女人击伤,已让陆沉难以接受。
但陆沉绝不接受,被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杀死!
轰!
一个拳印破风而来,狠狠抽在陆沉的背脊上。
陆沉被击飞出去,撞在坚硬的墙壁上,再跌落地上,无法动弹。
“周鹤!”
陆沉咬牙切齿,瞪着正在冷笑的城主,恨意滔天。
刚才那一拳,就是周鹤出手暗算的。
“双木城第一白痴,我送你上路!”
周若雪无情的抬起手,却被周鹤叫住了:“等等,他不能死在城主府,否则有损爹的名声。”
“不杀也行,我挖出他的丹田和武脉,让他变成废物。”
“如此甚好!”
在周鹤的注视下,周若雪下手了,残忍挖出陆沉的丹田,以及一条晶莹剔透的武脉。
密室内,响起陆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以及一记咆哮的怒吼声。
“我若不死,灭你满门!”
没过多久,周鹤父女离开密室,只剩下昏迷不醒的陆沉。
蓦然,空间微微一颤。
啵!
一颗神秘的黑色圆珠撞破虚空,徒然而出。
紧接着,一双大手出现,正在撕裂虚空。
有人要从虚空出来!
那颗黑珠似乎慌不择路,一下子撞中陆沉,竟然融入陆沉体内。
嘶!
虚空撕开。
一个气息恐怖的金甲老者,从虚空中走出来。
金甲老者看着陆沉,眼神失落,仰天叹息。
“本座苦苦追逐一百年的宝物,竟然被这小子躺着获得,真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宝物非同小可,此子得宝物相助,将来成就会非常恐怖,绝对比俗世间任何一个妖孽天才更妖孽!”
金甲老者突然想到什么,眼神变得炽热起来,“嗯,如此妖孽的绝世人才,既然与本座有缘,那就必须成为本座的真传弟子!”
“咦?”
金甲老者揉了揉老眼,看清楚陆沉的状况之后,怒火冲天,“丹田被挖,武脉被毁,竟然是一个废物!”
“宝物居然选择一个废物,也不选择本座,真是可恼也!”
“谁把本座的真传弟子给废了,更可恼也!”
金甲老者发了一顿脾气,又想到了什么,便冷静下来:“嗯,宝物有灵性,选择一个废物……噢不,选择本座的真传弟子,必有其因!”
“武道凶险,武途多舛,你若不能化废物为传奇,就没资格成为本座的真传弟子!”
金甲老者凑近陆沉,微声入耳,“此宝物乃混沌珠,内有异力,你必须将异力挖掘出来,才能改变命运。”
此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金甲老者本想救陆沉出去,但感应不到来者有杀气,便隐入了虚空。
数名府卫走进密房,抬起陆沉走出去,离开城主府,直奔陆家。
一路上,引来无数人围观,以及询问。
几名府卫不厌其烦的解释,陆沉胆大包天,闯入城主机密室,被城主废了丹田和武脉。
一时之间,陆沉变成废物的消息,传遍整个双木城!
府卫把陆沉抬到陆家,丢到门口就走了。
陆家上空,金甲老者隐于云雾,神识放出,瞬间飞越千亿万里……
东荒域,玄天道宗,议事大堂,宗主正与一大群长老商议事情。
蓦然,一道神识飞来,扫在宗主的脑门上。
一道威严的声音在宗主耳边响起:“去双木城,找一个叫陆沉的少年,招入我宗。此子目前是废物,先安排他在宗门的分支修行,等他的修为达到标准,再送来道宗。”
宗主虎躯一震,连忙拜倒,用神识回应:“谨遵老祖吩咐!”
神识随即消失,宗主不由暗自感叹。
老祖四处游历,数百年不见,如今神识回来,却为一点屁事,连宗门的状况也不关心一下,老祖这德性,还是从来没变过啊。
还有,废物是不可能修行的!
玄天宗乃大宗门,非天才不收,非妖孽不要。
若收了一个废物,岂不是被天下人笑话?
想到这里,宗主不禁忧心忡忡。
“宗主怎么了?”
长老们没有感应到神识,只是见宗主的行为古怪,大感诧异。
“诸位长老,咱们先办一件大事,谁能告诉本座,双木城在哪里?”
宗主回过神,脸色严峻。
别说一个废物,即使一百个,也得收。
否则老祖的怒火,不是他承受得起的。
“咱们东荒域有这个城吗?”
“东荒域有上千个帝国、数十万个王朝,一个王朝有那么多个州,一个州又有那么多个城,不好找啊。”
“快,去拿地图!”
众长老炸了营,纷纷行动。
没多久,搬来好几个大箱子,倒出成千上万张地图。
宗主和长老们便浸在地图之海了。
六个时辰之后,双木城的位置终于找到了!
“原来是永明王朝的小城,快去查一查,那里有没有玄天宗的分支?”
宗主下令,外事长老不敢怠慢,立刻奔去外事堂。
六个时辰之后,外事长老风风火火回来了。
“回禀宗主,永明王朝的朝都有咱们分支,是一间很小的玄天别宗,隶属第一百零八号玄天分宗,别宗宗长叫朱飞尘。”
“本座要见此人。”
“属下立刻通知分宗,召他……”
“别召了,太慢,你直接把他抓来。”
“啊!”
陆家。
陆沉躺在床上,虽然昏迷,但神识正在逐渐清醒。
他曾经听到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但他只记得两句话:混沌珠,内有异力。
当神识完全清醒,他才发现自己的识海,多了一个异物!
一颗毫不起眼的黑色珠子,正在不断变大。
混沌珠?
陆沉还没来得及诧异,混沌珠又有变化了。
一股恐怖的灵魂之力,从混沌珠爆发出来,瞬间与识海融合。
一道磅礴的残缺记忆,从混沌珠流泻出来,瞬间被识海吸收。
陆沉立刻意识到,这是某种传承!
陆沉在磅礴的残缺记忆中,发现一套完整的丹道记忆,内含无数炼丹术,以及对无数药材、天才地宝和奇珍异兽等等的认知。
除了丹道记忆,还有一套古符文记忆。
最后,还有一门武学记忆:九龙归一诀!
陆沉惊喜的发现,这门武学是一种秘技,开启人体秘藏,不用修炼丹田,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
可看到后面,陆沉的心就凉凉了。
九龙归一诀,不修丹田,修九龙!
所谓的龙,即是人体龙脉,也就是觉醒的武脉!
陆沉的武脉被抽走,还炼个屁啊?
忽然,混沌珠颤抖一下,从识海沉了下去。
经过头颅,穿过颈脖,通过胸膛……
直到丹田的位置,混沌珠才止下沉。
一道九色光芒从混沌珠射出,贯通被抽去的武脉位置,并且来回冲洗。
直到一条武脉在色彩斑斓中形成,八色光芒才消散,只留下红色光芒。
那条武脉红芒耀眼,犹如一条火龙冲天,凌厉霸道!
这是……
九龙归一诀,所需要修炼的第一条龙:炎龙脉!
陆沉又惊又喜,废脉重生,火龙现世。
炎龙武脉,比以前那条玲珑武脉,不知好了多少倍!
“我要修炼!”
陆沉在兴奋中惊醒。
坐起来,环顾一下,这才发现在自己的房间。
身上还是很痛,但伤口已经包扎好了。
“不浪费时间了,看能不能修炼?”
陆沉忍着痛楚,盘坐下来,运转九龙归一诀,吸纳天地灵气,然后将灵气引至炎龙脉。
炎龙脉触及灵气,犹如干涸的河床遇到雨露,瞬间将灵气吸光。
片刻,炎龙脉红芒大盛,也不等陆沉吸纳,便主动汲取体外的灵气。
炎龙脉汲取灵气非常霸道,仿佛一条洪荒巨龙,吞天噬地。
数息之间,室内的灵气一扫而空。
炎龙脉却没有因此罢手,反正更疯狂,制造出一道道恐怖的吸力。
嘭!
门窗被吸力震碎!
室外大量灵气冲进来,仍然满足不了炎龙脉的胃口。
随着吸力变大,整个双木城的灵气都往陆家冲去。
无数武者闻风而动,一道道身影奔向陆家。
而陆家的上空,灵气汇聚,犹如一条灵气之龙,俯冲而下!

至尊九龙免费阅读

灵气之龙冲下来,转眼之间,被炎龙脉吸个光净。
此时,炎龙脉蕴藏的灵气磅礴无比,像一条满溢的江河!
炎龙脉突然扭动了一下,灵气运转,渗透四肢八骸。
徒然,陆沉的身体传来一声爆响。
咔!
炼体境一重!
陆沉重返武道!
陆沉被废之前是真元境一重,体魄强大,无需重新炼体,只要灵气充足,直接突破。
就在此时,陆沉发现一个异常,炎龙脉出现一个小小的白点,绿豆般大小,晶莹剔透。
真元之种!
陆沉激动无比。
寻常武者,炼体境修到九重,真元之种才会出现,那是为真元境准备的。
真元之种破碎,灵气转化真元,迈入真元境,在武道上才算正式入门。
到时侯,真元入体,增强战斗力。
甚至真元外放,隔空杀人,战力恐怖。
更强的武者,将真元炼到极致,炼出真火,战力更加变态。
陆沉现在才炼体境一重,却拥有了炼体境九重才出现的真元之种,可以感应真元,比同境界武者不知强了多少倍!
炎龙脉的灵气继续释放,却不炼体,而是源源不绝的输入被真元之种。
咔!
陆沉体内又传出一声爆响。
炼体境二重!
真元之种增大了一圈。
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
炎龙脉的灵气释放殆尽,九龙归一诀停止运转。
陆沉睁开双眼,眸光精湛,犹如星辉,璀璨无比。
炼体境五重!
真元之种吸收大量灵气,增大许多,犹如一粒花生米。
此时,陆沉发觉伤口已经痊愈,不禁大喜,便起身活动一下筋骨。
展开双臂,力重如山。
区区炼体境五重,却拥有五千斤的气力!
寻常武者,炼体境一重有五百斤力。
炼体境二重,则有一千斤力。
如此类推,到了炼体九重,拥有的气力达到四千五百斤。
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定律。
武脉强大,又或者天生力大的人,气力比寻常人大得多,炼体境一重就达到六七百斤力,甚至八九百斤。
而陆沉,炼体境一重就直接一千斤力,五重五千,气力比寻常的炼体境九重还要大。以后境界上来了,可想而知,气力是多么的变态。
陆沉不是天生力大之人,那么很明显,混沌珠创造出来的炎龙武脉,天下第一,举世无双!
而修炼人体龙脉的九龙归一诀,更是强大如逆天!
陆沉信心百倍,他要以最短的时间,重返颠峰!
“一个月后,招生大典,我要让那个毒如蛇蝎的女人美梦破碎!”
想起周若雪的欺骗和无情,陆沉怒火中烧,一掌拍下,旁边厚实的玄铁桌子顿时凹陷下去。
啪!
房间打开,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女紧张的冲了进来。
“少主,你……你醒了!”
少女见陆沉立在房中,先是一喜,后见玄铁桌子有一道凹陷,又不禁心惊胆跳,“这……”
“是我不小心打崩的。”
“那可是玄铁啊,你居然能打凹它,你岂不是……”
少女见陆沉精神焕发、气息澎湃,完全不像一个武道废人,眼眸不由一亮。
少女叫婉儿,比陆沉小一岁,是陆沉的侍女!
陆沉自幼失母,由父亲陆正儒抚养。
五年前,陆沉之父陆正儒远行,只留下婉儿服侍陆沉。
陆正儒一走五年,至今未归,也不知生死。
在残酷的陆家过日子,婉儿与陆沉同甘共苦、相依为命,从来没有一丝抱怨。
若不是陆沉觉醒了玄阶上品的玲珑武脉,受到陆家一些长老看重,立为少主,有了一点地位,两人的日子恐怕会过得非常凄凉。
“不错,我有修为,只是不在巅峰状态罢了。”
陆沉没有隐瞒婉儿,整个陆家能够信任的,就只有婉儿一个了。
“谢天谢地,少主仍有修为,实在太好了。”
婉儿双手合十,欢喜万分,“少主,我们什么时侯离开陆家?”
“离开陆家?”
陆沉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墙角有两个大包袱,眉头一皱,“你连东西都收拾好了?”
婉儿点点头,却没有回话。
“说,到底怎么回事?”
见陆沉有些动怒,婉儿才支支吾吾道出原因。
就在昨晚,陆家开了个紧急会议,决定罢黜成为废人的陆沉,另立少主。
二长老陆正宁更是提议,陆沉得罪城主,理应格杀,以消城主之怒火。
其他长老看在失踪家主陆正儒的份上,不同意杀陆沉,但要与陆沉划清界线,以免陆家受到牵连。
最后,长老团一致决定,限三天之内,陆沉离开陆家!
婉儿只好收拾东西,只等陆沉一醒,便与陆沉离开。
“他们驱逐我,又不是驱逐你,你还是可以留在陆家的。”
“婉儿是不会离开少主的,少主走,婉儿也走。”
婉儿顿了顿,又低声说道,“其实,婉儿已经想好了,带少主去婉儿的家乡,虽然那边的日子苦了点,但总比呆在双木城安全。将来家主回归,也容易找到少主,一家团聚。”
陆沉突然伸出手,轻轻拉起婉儿柔荑般的玉手,万千感激尽在不言中。
而婉儿俏脸红晕一片,连忙低下头,不敢与陆沉对视。
陆沉心中清楚,只要他离开陆家,就会危险重重。
周鹤当时不杀他,只是碍于陆沉的身份,若陆沉不再是陆家的人,周鹤没了顾忌,多半会杀人灭口。
还有,陆正宁想扶他儿子陆荣当少主,一直视陆沉为眼中钉,一旦陆沉被驱逐,保不准陆正宁会赶尽杀绝。这一点,婉儿不会不清楚,跟在陆沉身边,是非常危险的。
然而,婉儿还是对陆沉不离不弃,生死与共。
陆沉除了感激,就剩下感动了。
“少主!”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语气之中,只有讥讽,没有尊重。
一条人影从门口迈了进来。
来人皮笑肉不笑,一双三角眼盯着婉儿苗条的身体,眸光淫邪。
“陆绍平,你又来干什么?”
婉儿看着来人,神色有些惊慌。
陆绍平是陆家旁系子弟,唯陆荣马首是瞻,是陆荣的走狗,平日没少仗势欺人。
“当然是来看你呀,难道来看这个废物少主么?”
陆绍平看了一眼陆沉和婉儿相握的手,嘴角一抽,脸色瞬间阴了下来,“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干这种龌龊勾当,真是不知羞耻啊。”
“没有,我们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婉儿俏脸暴红,连忙从陆沉手中抽回手,忙不迭的解释。
“你宁愿跟这个废物好,也不跟老子好,真是一个贱货。”
陆绍平一脸愠怒,视陆沉如无物,直接伸手向婉儿抓来,“既然你不识抬举,那老子就将你就地正法,老子要让你这个废物主子,现场看你被老子蹂躏!”
“你敢过来,我就死!”
婉儿手中不知什么时侯多了一把剪刀,颤抖的指着自己的颈脖。
“又来这一招?”
陆绍平恼火的哼了一声,面目狰狞起来,“你这招不管用了,今日你就算是一条尸体,老子也不会放过你。”
啪!
一记耳光响起!
陆绍平脸上多了一道鲜红的巴掌印,一枚牙齿从嘴巴里掉了出来。
“禽兽!”

小编点评

陆沉周若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