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时光只与你(秦歌傅言殇沈寒)
倾城时光只与你(秦歌傅言殇沈寒)

倾城时光只与你(秦歌傅言殇沈寒)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9-25

小说介绍

《倾城时光只与你》是作者酥心糖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秦歌傅言殇沈寒 ,小说讲述了“秦歌,我什么时候同意你给我生孩子了?我不想要的东西,就必须消失。”结婚一年,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我,眼神却冷得可怕。小编为你带来秦歌傅言殇沈寒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老婆,恭喜你,生了一个漂亮的……死婴。”
我一愣,看着沈寒。
他嘴角噙笑,一身洁净的白大褂优雅帅气。
见我恍惚,沈寒的手指一寸寸从孩子的脖子上松开,当着我的面将孩子扔到地上。

倾城时光只与你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老婆,恭喜你,生了一个漂亮的……死婴。”
我一愣,看着沈寒。
他嘴角噙笑,一身洁净的白大褂优雅帅气。
见我恍惚,沈寒的手指一寸寸从孩子的脖子上松开,当着我的面将孩子扔到地上。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连滚带爬地翻下床抱起孩子。
是个女孩,手脚都长长的,像沈寒。
“为什么?你竟然亲手杀了你的孩子!”
沈寒盯着我,唇畔逐渐扬起一抹残酷的弧度。
“秦歌,我什么时候同意你给我生孩子了?我不想要的东西,就必须消失。”
结婚一年,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我,眼神却冷得可怕。
我双脚一软,像疯了似的冲他吼:“你到底想做什么?”
沈寒的语气毫无起伏:“我想你死。”
我呆住了,虽然知道沈寒对我只有厌恶,可从未想到他会绝情到这种地步。
沈寒长腿一迈,捏着我的下巴说:“不敢置信是么?那我告诉你,现在小柔病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小柔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我感到一股噬骨的凉意穿心而过。
“杀掉孩子和我,然后和秦柔结婚?沈寒你是不是疯了?她是我妹妹,是你的小姨子!”
沈寒冷嗤一声,眼神不屑。
“秦歌,你真以为认祖归宗了,你就是小柔的姐姐了?别做白日梦了,秦家接受你,只是因为你的血可以救小柔,仅此而已。”
我无法接受他的残忍,攥紧他的裤脚问:“那你呢,娶我也是因为我的血吗?”
沈寒的姿态依然矜贵疏冷,他甩开我的手,连带着孩子一起甩了出去。
“对,若不是这样,你怎么会乖乖的做活体血库,随时输血给小柔?”
“秦歌,娶你简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像你这种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女人,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他的话,一句比一句伤人,我心头一抽,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杀,沈寒,你会有报应的!”
沈寒笑了一下,那笑意风轻云淡。
“秦歌啊,报应,我等着。你看看你这副粗俗不堪的样子,哪有一点女人的优雅?爬上我的床那晚,我真想掐死你。”
我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沈寒撇开目光,不再看我,“你知道的,我爱小柔。”
我瞪着他,四肢百骸瞬间冷透,浑身都在颤抖。
直到此时此刻,我才知道,哦,秦歌,原来沈寒也是会爱的啊,只不过他爱的那个人,由始至终就不是你。
我忍不住一阵苦笑,笑得心都碎了:“那你打算怎样解决我?”
沈寒看着我血迹斑斑的双腿,表情没有丝毫恻隐:“死于产后大出血,合情合理。”
我伸出抖得不成样子的手,触摸孩子皱巴巴的小脸。
凉凉的,没气了,不会哭也不会动了,在我身体里存在了十个月的小生命,已经死了。
“沈寒,既然你一开始就不想要这个孩子,当初为什么不命令我打掉?”
沈寒又是一笑,“在小柔的病没好之前,我不想冒险。堕胎可能会引发大出血,Rh阴性血,不好找。不然你肚里的孩子,哪能存在十个月。”
我僵坐在地上,眼泪汪汪地看着沈寒,哭哭又笑笑:“沈寒,你究竟有没有良心?”
沈寒的眉头微微一皱,大概是觉得我精神失常了,“在我看来,你连阿猫阿狗都不如,我对你,没必要有良心。”
我没说话,万念俱灰地抱着孩子爬出产房。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那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血肉,就算死,我们母女两也不能死得这么冤枉!
沈寒也不阻止,在我快要爬到走廊的时候,鞋头突然一勾,硬生生将孩子从我手上踢了出去!
“爬啊,秦歌你就继续爬吧,整间医院都是我的人,你以为你能活着爬出去?”
是啊。
医院是他开的,里里外外全是他的人,能爬去哪里呢。
可我不甘心!
凭什么沈寒和秦柔恩爱甜蜜,我和我的孩子,却要死于非命?
凭什么!
我像一条无路可走的丧家犬一样,拖着残破的身子在地上爬。
地砖贴着我的下半身,拔凉拔凉的,冷得要命。
“你这样对我,我爸……不会放过你的!”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向电梯口,想要抓住唯一的生机。
“你爸?”
沈寒唇角一勾,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把扯住我的头发,迫使我和他对视。
“秦歌,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难道你爸还会继续让你这只小贱.种,分享小柔的东西?你看看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爸巴不得你死呢。”
我心头一阵钝痛,恨得牙齿都快咬碎了:“你胡说!我爸怎么可能希望我死……”
沈寒嘲弄地叹了口气,“既然你都要死了,我就让你当一个明白鬼吧。”
“你爸就在楼下,知道他为什么他连上来看你一眼都吝啬吗,因为他比我更希望你死,私.生女就是私.生女,永远登不上台面见不得光!”
“你骗我……骗我!”
我呼吸一窒,多想爬起来和沈寒拼命。
可是我没有力气了,除了指甲磨刮地面发出细碎的声响,我什么也做不了。
曾经以为可以托付终生的爱人,原来从没把我当人看待过,我的存在,竟然就是为了成全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幸福美满!
呵呵,绝啊,真是绝。
我大口大口地吸着气:“沈寒,相信我,你会后悔的。”
沈寒缓缓蹲下他高贵的身躯,看着我,讽刺地笑了:“你说,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白晃晃的走廊灯光之下,他眼神冷清,仿佛打量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倒人胃口的垃圾。
我仰起头,咧了咧血色全无的嘴,把有生以来最怨毒的笑容,都给了他。
“枉你医术高明,竟然不知道秦柔动过子宫切除术,没办法让你儿女双全的吗?”

倾城时光只与你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沈寒的脸色阴了阴,应该是不知道秦柔做过这种手术,看我的眼神更冰冷厌恶了。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嫌弃小柔了?秦歌,我对小柔是真心的,有没有孩子,我根本不在乎。”
我趴在地上,听着我拼了命去爱的老公对另一个女人的真心,不知不觉间,又泪流满面:“真心?你家三代单传,到了你这,真心要断子绝孙了!”
“秦歌,你真恶毒!”
沈寒眸光一冷,一把捏住我的脖子,大概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父母绝不会接受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儿媳妇。
我昧着良心哈哈大笑,满嘴血沫滴在沈寒的手背上,我知道,我在他眼里,已经和疯子没什么差别了。
“我不恶毒,又怎么衬托出秦柔的单纯善良?说起来,秦柔还欠我一句谢谢!”
沈寒足足盯着我看了几秒,大手一按,迫使我用最卑贱羞耻的姿势,跪趴在地。
“死,简直是太便宜你了。秦歌,我要你亲眼见证我和小柔白头到老,而你,孤零零的在精神病院死去。”
我挺直虚软的身子对他笑,就是不想再输得凄惨一点:“沈寒,你最好祈祷我死在精神病院里,否则,我会让你连跪下来哭的机会,都没有!”
隔天,我被沈寒逼着签字离婚,亲自扔进精神病院。
我发着高烧,在漫天风雨里哭泣挣扎,可是没人救我。
整整一个月,我几乎没见过太阳,在翻墙逃出去,却摔得浑身是血的一刹那,我甚至觉得,我要死在这里了!
“我不是疯子,放我出去……”
我仰着头躺在冰冷的地上,重复着短短一个月来,我说了无数次的话。
“不是疯子?”
缱绻慵懒的声线突然穿透寒风而来,沿着我的耳廓一丝丝漾开,撼得我倍感凄凉。
我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抓住那人的裤脚,眼泪瞬间流了出来:“我不是疯子,真的不是!”
他审视着我,清冷的五官明明寡淡如水,却偏生魅惑非凡,足以抵过一切世间绝色,自成风景。
“这里的患者,没一个会承认自己是疯子。”
我在精神病院里从未见过这个男人,怕他不信我,急切的忍着痛爬起来:“我叫秦歌,二十五岁,曾经在傅氏集团任职策划部经理……”
他绯色的薄唇一抿,语气清冽:“傅氏集团部门经理,你?”
我不是傻子,听得懂他的质疑,立即说出公司各个部门的办公电话以及传真号。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瞳仁里多了一丝玩味,特别的撩拨人心。
“所以?你是不是疯子,关我什么事。”
是啊。
关他什么事。
我感到心头的冷意又重了一分:“我……”
这时,护士找了过来,大概是没想到我身边多了个男人,她脸色一僵,问道:“傅少,您怎么来了?这位患者没伤到您吧?”
我条件反射般缩到男人身后,用力搂着他的腰,“救救我。”
我感到他腰身一僵,明显很排斥我的触碰。
可我不敢松开手,因为我怕。怕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怕又一次被护士抓回不见天日的房间里!
护士见我这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连忙手执针筒上前几步,想给我打镇定剂。
我搂在他腰上的手缠得更紧,声音如同逆风的薄纸一样抖来抖去:“救我……求你了!”
他扫了护士一眼,掏出手机翻了翻,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轻飘飘地问了我一句:“救你,然后你跟我回家,如何?”
我懵了一下,说实话,我的身体已经瘦得不成样子,哪怕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我也不觉得哪个男人会对我有性趣。
可这个人要我跟他回家做什么?难不成他的审美观不走寻常路,就爱这一口?
心里这么想,我发出来的声音,也就透出几分认命的羞耻味道:“好,救我出去之后,你想怎样都行。”
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直接将我推进车里。
我看到护士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敢吱声。
对,是不敢。
车子开出精神病院好一会,我还是觉得很不真实,忍不住穿过凌乱的头发打量他,“你是精神病院的负责人?”
他侧过脸,看了几眼我身上的伤,不答反问:“没摔伤筋骨吧?”
“……没、应该没有。”
他修长的手指一握,打转方向盘,朝沈寒医院的方向开去。
“去医院看看。”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秦歌傅言殇沈寒小说完整版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