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凝愁(司徒千凝君澜徐陌陌)
似凝愁(司徒千凝君澜徐陌陌)

似凝愁(司徒千凝君澜徐陌陌)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9-25

小说介绍

主角是司徒千凝君澜徐陌陌小说《似凝愁》特别推荐,似凝愁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梦里。 她跪在朝堂之上,双眼刺红,倔强望着那个面色冰寒的男子,一字一字,铿锵有力道:“我没罪。” 满朝哗然,用世间最恶毒的言语诅咒。 “她犯的罪该五马分尸,斩立决。

小说简介

梦里。 她跪在朝堂之上,双眼刺红,倔强望着那个面色冰寒的男子,一字一字,铿锵有力道:“我没罪。” 满朝哗然,用世间最恶毒的言语诅咒。 “她犯的罪该五马分尸,斩立决。

似凝愁完整版全文

梦里。 她跪在朝堂之上,双眼刺红,倔强望着那个面色冰寒的男子,一字一字,铿锵有力道:“我没罪。” 满朝哗然,用世间最恶毒的言语诅咒。 “她犯的罪该五马分尸,斩立决。” 她腰身挺的笔直,在一片哗然之中,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男子,“我没罪。”她信他会护他,在任何时候。 然而男子并未看她一眼,面色冰寒,亦是一字一字,绝情道:“关进六池宫内,永不得出入。” 梦里。 她赤着双足,立于悬崖顶上,衣袂飘飘,在跳入悬崖的那一刻,有双手牢牢抓住了她。 那双手,因用力过度,指关节泛白,手背青筋暴露,声音沉沉。 “你敢寻死?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她抬头,便看到了崖上的男子,一脸冰寒,双目布满了血丝,夹着一股深沉的恐惧与绝望看着她,眼底有隐隐的乞求。 她笑了,笑容同样绝望。 “代价?还有比死更大的代价吗?” 说着,她奋力一挣,脱离他的双手,顿时,身体如同飘落的雨滴,急速朝悬崖底下垂落。 耳边是呼啸的风,夹着悬崖边上,他撕心裂肺的绝望的喊声 “阿凝--” 她终于解脱,再也没有人能负她,欺她了。身体一直往下坠,还未落入崖底,她便惊醒。醒来时,心还在噗通噗通跳得飞快。近几年,她反复做这个梦,而这一次,她终于看清梦里一直抓着她的男人,面容冰寒冷峻,带着一股狠劲与一股睥睨天下的傲然。 他是谁?为何每次在她梦里出现都让她胸口窒息? 因为这两个梦,她又一夜无眠。 第二日,起床时,黑眼圈如大熊猫,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用精致的妆容遮掩了疲态,再从衣柜里找出春节时在云南买的一条棉麻长裙穿上,裙上的刺绣是她自己设计的图案,让村落的老奶奶用最古老最原始的方法,一针一线绣上去,用的色彩极艳丽,但穿在身上却与她融为一体,素净中又彰显着一股魅气,两种极端的色彩便碰撞出她的与众不同。空灵又抓着一股野性。 她所在的公司,位于北京最繁华的CBD商圈,在寸金寸土的国贸三期办公楼内,极尽奢侈的占了整整一层。这一层,装饰得古色古香,从出电梯开始,落入眼帘的便是墙上潺潺流水与一池荷花,小鱼在底下游的正欢,往前是一道道曲折幽深的长廊,长廊的壁上挂着各朝各代的古物照片,尽头便是她的工作室。 她走在这长长的,暗香浮动的廊道里,脚底踩着柔棉的地毯,空灵而悄无声息。 她是一位古文物修复者,她的师兄周成明是这个工作室的老板,一年到头,几乎不见身影,常常隔着大半个地球,隔着十几个小时候的时差,在深夜给她打电话,开口便是一句。 “我去,徐陌陌,老子这回差点客死他乡。” “死了我去收尸,没死再见。” 周成明已习惯她的冷漠,挂了电话,便会把他搜罗来需要修复的古物照片发给她。 而这一次,他消失了快半年,昨晚发给她一封邮件,主题为:《残缺的历史》 里面大约有十张古物照片,全是需要修复的。所以她一早便来工作室提前准备。 几百平米的工作室里,平时只有徐陌陌一人,安静的能听见裙摆走动的风声。电脑的幻灯片里正次序播放周成明发来的《残缺的历史》照片,而她因昨晚的梦,还心有余悸,看了好一会,脑子里却不时跳跃出崖边上那个男子绝望而冰寒的眼神。 “徐陌陌,徐陌陌,你在哪里?” 门口传来周成明的声音,不一会,他便出现在了徐陌陌的前面,满面尘埃,风尘仆仆。直接捞起徐陌陌办公桌前的紫砂茶壶,对着嘴灌下去。 “徐陌陌,你知道我刚从哪里回来吗?” 徐陌陌没回答,只是看着被他喝过的紫砂茶壶,想着是留着还是扔了?而周成明自问自答。 “我去拉萨,见到了无玄大师,这份‘残缺的历史’是他整理好后发给我的,他指定要你来修复。” 周成明越说越激动。 “可惜你无缘见无玄大师,可真真是个人物,谈吐气度皆是超凡脱俗,不像凡人。他收藏的这些古物全来自当年最兴旺的王朝通朝,如果问世的话,不单单是价值连城,对整个历史探秘的推进都具有跨时代的意义。” 徐陌陌依然没有回答,而是目光定定的望着其中一张照片出神。是一个白玉牡丹发簪,通体透亮,牡丹盛开,每一片花瓣尖尖上,刻有一个小小的六字,仿佛是长在牡丹之上,带起一片涟漪。 周成明注意到她的目光,介绍到: “这件发簪的来历,有一个故事。是当年,通朝皇帝君澜为他心爱的女子特制而成,在每片花瓣上精心刻上女子的名字,世间只此一件,独一无二。当时制作成之后,君澜怕它不够温润,不够平滑,所以每日放在手心中抚摸,直到它温润,通了人性之后,才送给女子,亲手为她绾发,为她佩戴。” “无玄大师跟我说的这个典故,但我保持怀疑态度。你想想,通朝帝王君澜,是至今最受争议的帝王,他在位时,对百姓的贡献毋庸置疑,通朝时期,天下太平,繁荣昌盛,平民百姓不用关家门也可安然入睡;但他同时又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暴君,多少功臣,皇亲国戚被他满门抄斩?” “所以,徐陌陌,你说这样一个帝王,能对哪个女子动心,而且用了这样的心思?也不知无玄大师从哪看到这样的故事,我想,多半是野史。” “或许是真的。”徐陌陌淡淡的回答。她不知真假,只是忽然胸口难过的喘不了气,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看着那个白玉牡丹簪,竟有一种熟悉感,脑子里不经意的飘过莫名其妙的两句话。 男子声音柔情。 “阿凝,来,我替你戴上。” 女子声音凄厉。 “司徒千凝,刻有你名字的发簪插进我的胸口,你说,他还会相信你是无辜的吗?” 这些话仿佛隔着时间,隔着空间,各种千山万水穿破她的耳膜而来。明明是虚幻,却如此真实的像是对她而说。 周成明絮叨了一会之后,才恢复正经,颇有点严肃的说。 “徐陌陌,我们要去拉萨,去找无玄大师,去修复‘残缺的历史’,工程浩荡,或许一年半载回不来。你能去吗?” “为什么不?” 他已习惯徐陌陌的惜字如金,并不介意的回答。 “那边环境艰苦。” “去。” 徐陌陌关了邮件,关了电脑,只一个字决定了去千里之外的拉萨,去会一会这份残缺的历史。 这些照片,已引起她浓厚的兴趣。 不过两日的时间,她已站在了拉萨的天空之下。头上是湛蓝的天,纯净,透亮,不染一丝尘埃,前方是巍峨雄伟的布达拉宫,大气磅礴,又庄严而肃穆,高尖的塔顶淹没在云卷云舒之中。 周成明因临时有事飞往了意大利,让她独自前来。她依然穿着素雅,长发用简单的发簪松散的盘在脑后,背着双肩包,外加拖着一个黑色的大箱子。箱子里是她工作所需要的各类工具。 前来接待她的是无玄大师的弟子,看到她,颇为热情地招呼。 “您好,这边请,无玄大师已久候多时。” “好,谢谢。” 她跟在他的后面,经过层层叠叠的阶梯,绕过交错复杂的廊道,四壁是鲜艳的彩画与绚丽的雕饰,越往里走,越有浓厚的宗教气氛围绕着她。 直走到尽头,只听得见虫鸣鸟叫,甚至听见过堂而来的风声,一股沉香的味道缓缓冲鼻。小师傅停止了脚步,转身对她说 “请进吧。” 她点头,推门而进,便见到了无玄大师。他闭目盘腿坐在蒲团上,并未穿袈裟,而是普通的一套僧衣在身,即使坐着,也有行云流水般的气质。 在这样古色古香的殿堂之内,在周边袅袅香火之中,人便有些恍惚,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为何而来。 徐陌陌盘腿坐在无玄大师的对面,朝他虔诚一拜才缓缓抬头看他,双目澄澈清明。无玄大师已起身,衣袂飘飘之中,若有似无的淡香传入她的耳鼻,很熟悉的味道,没来由让她的鼻尖泛酸,却想不起来在哪里闻过。 “施主,请跟我来。” 无玄大师引她到另外一间屋子,把一个檀木箱子放到她的面前 “施主,请看,这些古物或多或少有了些残缺,需要修复。” 箱子里放的东西,便是徐陌陌之前看到的《残缺的历史》里的物件。当时看照片,只是觉得欣慰,这世间还能保留有这些古物。 但今天,这些古物就这么放在她的眼前时,竟心潮涌动,难以控制的眼眶湿润。她已经很多年,不曾有过这样的感动,不曾有过这样的情绪,但此时,竟是无法控制的,仿佛这些东西便是她的,就是她的。她的心很空,仿佛丢了一样极重要的东西,想不出,抓不住。 无玄大师很沉静的站在一旁,几乎感觉不到他的任何情绪。但在徐陌陌的眼泪即将掉落时,他递出了一块纯白的手绢,手绢的底下,绣着一朵小小的春堇花。 “谢谢。” 她接过手绢,才想起,无玄大师身上淡淡的味道,是春堇花的味道。 徐陌陌带上手套,拿起其中一把桃木梳,中间断了一齿,她摩挲着,幽幽感叹 “残缺未尝不是一种美。我不建议修复,即使修旧如旧,但每个残缺或许都藏着一段凄美的故事。” “残缺也是美?藏着一段故事?”无玄大师重复这句话,定定看着徐陌陌,目光悠远,通透,最后说道。 “好,不修了。”

似凝愁免费阅读

千凝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把君澜从马背上小心翼翼的扶了下来。君澜已意识模糊,勉强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体力不支的紧闭上,眉头深锁,似疼痛至极。
千凝本已方寸大乱的心,见他这副模样之后,强自命令自己冷静下来。君澜整个重量几乎都压在她的身上。她低声吩咐安公公
“快去传随行的御医,不要声张。”
“是。”安公公已脸色灰白,踉跄着去行宫找御医。
尾随其后的碟夜也跟了上来,一身黑衣,与去时无异,并未受伤,她下马后,急忙帮着千凝扶君澜回房。
“昨夜,我在山里一直未找着皇上,直到今晨本想回来跟您汇报情况,却见皇上的马载着他回来,便是这副模样。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有意识,所以不敢冒然相助,只一路尾随保护安全。”
在把君澜放在榻上后,出来等御医时,碟夜把自己出去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千凝。
“嗯。”千凝正心急如焚等待御医,没有心神听碟夜说的详情。
好在不过片刻,御医已随安公公紧步跟来,立刻开展了救疗。
君澜就那么躺在榻上,没有生气,脸色是惨白的,唇色亦是发青。安公公浑身都在抖,千凝亦是没着没落的死死盯着榻上的君澜。
他向来太高大了,高大的无人能敌,哪曾有过这样的时刻?让人看了心里发颤抖。
她走过,坐到旁边,伸手握住他冰凉的手,心里在无数遍的祈祷着一定要没事。
那御医亦是额头慢慢地渗出汗来,全神贯注的帮着君澜止血,处理伤口。安公公不停的换着一盆又一盆的血水。
像是过了足足一个世纪,漫长得全身都发了麻,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内时,终于,御医直起了身子,包扎完最后一个伤口。
安公公急忙问:
“皇上没有大碍吧?”
那御医叹了口气
“皇上的伤势非常严重,失血过多,好在没有伤及内脏,不幸中的万幸...”
君澜此时已逐渐呼吸平稳,依然闭着眼躺着,但脸色慢慢不如刚才那么惨白,千凝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她诺有所思的问
“是什么动物所伤?能看的出来吗?”
御医听过之后,踌躇了稍会儿,然后斟酌着言语道
“并不像是动物所伤,像是刀伤以及剑伤!”
果然,与千凝想的一样。她刚才见御医清理伤口时,并已看出一样。此时听御医证实了她的想法,她不禁倒抽一口冷气。这一晚,他独自在山林里,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事?
他向来骁勇善战,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都不能伤他半分,何况是他熟悉的夜里狩猎?今晚伤成这样,仅余一口气回来,想必是在那林子里遇到了一场血战之后才逃生。
所以她嘱咐安公公跟那御医
“皇上这段日子需要养伤,为了保证他的安全,今晚的事,谁也不准透露出去半点风声。”
安公公道
“奴才遵命。但娘娘,这行宫的条件太差,我们是否送皇上回宫疗养?”
御医一听,阻止到
“想着皇上全身是伤,一动一发而伤全身,最好是养几日再动。”
千凝是暂停御医的说法,更何况要是以这副样子回宫,宫里岂不是要炸开?

小编点评

似凝愁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