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爷说没他动心(闵先宁贺劲)
劲爷说没他动心(闵先宁贺劲)

劲爷说没他动心(闵先宁贺劲)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8-04

小说介绍

《劲爷说没他动心》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闵先宁贺劲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佚名 所编写的,讲述了能与贺家联姻,这样的大喜事,落在闵家这个小透明身上,受宠若惊的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宁宁,你愿意吗?”闵继章行使父权。

小说简介

“指腹为婚?!”闵先宁重复。
晚山别墅的客厅里,寂静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带着千万斤的重量,齐齐压在她身上。
都已经2020年了,这种封建孽事,竟然能落在自己头上?!

劲爷说没他动心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指腹为婚?!”闵先宁重复。
晚山别墅的客厅里,寂静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带着千万斤的重量,齐齐压在她身上。
都已经2020年了,这种封建孽事,竟然能落在自己头上?!
实在荒谬,叫人想笑。
而女主角,确实在笑。
嘴角上扬十五度,小脸低垂,标准的大姑娘害羞状。
能与贺家联姻,这样的大喜事,落在闵家这个小透明身上,受宠若惊的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
“宁宁,你愿意吗?”闵继章行使父权。
闵先宁的表情,从受宠若惊,到诚惶诚恐,最后是喜不自胜,情绪表达,不仅娴熟,而且递进得相当有层次。
她得告诉全家人,尤其是继母,能与贺家独子联姻,我很嗨皮,也愿意配合。
但,如果最后联姻不成,你们别赖我。
我光有嫁豪门的热情,没有嫁豪门的姿色,人家看不上我,也不是我的错。
谁让我长得丑呢。
闵先宁:“爸,我愿意。”
旁边一兄一姐,脸上露出个鄙薄的笑容,就跟看见癞蛤蟆生吃天鹅肉一样。
继母邹柔温温柔柔地问:“寄章哥,今天贺家派人来都说什么了?”
面对娇妻,闵继章脸上不自觉露了一缕柔情。
“都过去十七年了,人家就算有意,也要过过场面话,先问问当初指腹为婚的事,咱们还认不认。”
傻子才会说不认。
贺家盘踞亚洲,几乎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谁敢不从,何况闵继章的生意最近还遇见点小麻烦。
“只是…”邹柔疑惑。
“自从贺家搬到京城,咱们和他家早没联系了,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怎么突然上门提这事呢?”
这是个好问题,连闵先宁也立直了身子,听着。
“贺家那小子打架不要命,在京城惹了事,转学来了咱们临南,正好放在他爷爷眼皮底下,想好好管教管教的。”
“哪知道那小子野得很,一点不服管。这是没办法了,想找个丫头放他身边稍稍能约束一下。”
闵先宁微笑,无缘无故把十七年前的指婚翻出来,理由……真的就这么简单?
————
早晨七点二十,临南一中门口,已经车水马龙。
一中学生校服,以白色为主,肩臂走红色线条,单看不觉得怎样,远远看过去,就像一群雪白的羊,散在漫山遍野。
闵先宁沿着马路,走在人流中,一边走还在一边背杜甫大作。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嘿!”
肩头吃痛,闵先宁回头,就看见同桌小秋秋。
一张红彤彤的小圆脸喘着气,抱怨她:“叫你也听不见,让我好追。”
“哦。”闵先宁笑了笑,刚要安慰,却见小秋秋突然直了眼睛,连声音都尖了。
“先宁,你快看,你快看!”
闵先宁扭头,眼睛还没抓住重点,就听见身边过路女生已经低呼。
——“是贺劲!”
——“那就是贺劲?好帅啊!”
——“何止是帅,简直是欲啊!”
顿时,街头都炸了。
闵先宁嘴角抿了一下,茫然目光,终于对上焦点。
马路对岸,流线光洁的黑色跑车,刚刚停稳,车门斜斜向上扬起,宣告此车很贵。
当然,开车之人也很吊。
驾驶座上,人并没有马上下车。
贺劲只是转身,面朝外侧坐,黑裤包裹的两条长腿撑地,自然屈成锐角,手肘搭在膝盖上,一手拎着手机,慵懒地轻敲地面,另一手指间,夹着未抽完的烟。
他垂着头,喷了一口薄薄烟雾,缭绕眉眼,俊面半遮,却已叫众生颠倒。
可这还不算完。
后座车门接连打开,陆续下来两个姑娘。
两道靓丽身影,虽然也穿着一中校服,但明显与羊群那种不同,高中生过分发育的凸翘,无惧别人目光,摇曳着往贺劲身前一站,又引来一阵窃窃私语。
——“嗬,早上一起来上学?!那昨晚……”
——“难怪……事后烟,赛神仙。”
——“这块就搭上了她们,原来贺劲喜欢那一款……”
那一款,是高中男生们夜夜肖想,却在白天远远止步的女生类型。
而贺劲轻易就得到了,还是两个。
也不知道他们三人说了什么,贺劲冷淡地抬了抬眼尾,两个女孩子娇笑转身,拿出走T台的高傲,挺胸穿过马路,也进了学校。
……
下了课间操,小秋秋风风火火走进教室,拿眼睛扫视一圈,发现闵先宁竟然伏在桌上默读,同时,指尖的铅笔转得飞快。
今天全校都在讨论一个话题,她竟然还看得进去书?!
“听说了么,贺劲今天来上课了!女生都疯了,为了一睹芳颜,差点没把八班的门槛给踩断了。”
“哦。”笔尖依旧飞转,闵先宁连头没抬一下。
小秋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探着身子,硬是把胳膊支在闵先宁的桌上,做捧心状。
“先宁,你对人家好冷淡啊,那可是贺劲,京城豪门贺家哎!人家大少爷转学来咱们临南一中,一共就没出勤过几次,今早看见他本尊,还附带香艳八卦,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啊!”
闵先宁:……
小秋秋突然神秘道:“我听说,贺劲在京城也很拽的,真正的校园秩序领袖,狠人一个,什么学霸大佬在他面前,都得打立正。”
“我跟你说,贺劲不止有钱有势有颜值,关键是,说话声音都能叫人颅内高潮……”
闵先宁绷不住,手中疯转的铅笔,差点没飞出去。
她哭笑不得:“颅内高潮?真的假的。”
小秋秋的八卦能力不容质疑。
“当然真的,我亲耳听见的!贺劲当时正在和别人说话。”随即,她又神秘兮兮地一笑。
“你猜,和贺劲说话的人是谁?”
“谁?”
闵先宁随口一接。
“你姐姐,闵笑琳。”

劲爷说没他动心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还没下英语课,闵先宁的手机,就震了好几回,大有你不接我不停的劲头。
上学带手机本来就是禁忌,更何况是上课时间接电话。
闵先宁挂了几次,最后干脆静音,克制住隐隐的不安,终于挨到课后。
她找了个楼道里没人的角落,背靠露台。
“喂,爸。”
“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我在上课。”
对方仅仅冷哼,然后继续发号施令。
“晚上放学,在校门口等我,我叫司机接你去贺家。”
闵先宁略微有点惊讶,“今晚,这么快?”
“对,贺家老爷子要见见你。”
“……”
“好好把自己收拾收拾,想想怎么跟贵人对答,别丢闵家的脸,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
露台上,闵先宁凭栏而立,目光悠远。
十月的天空,秋意渐浓。
阳光、空气,带着秋天的萧杀,扑面而来,吹乱了少女额鬓碎发。
这里是个难得的避人处,安静的与喧闹校园,像是两个世界,突然——
“去他妈的贺劲!”
一句国骂,让祥和画面碎了一地。
闵先宁双手撑住栏杆,身子微微前探,吼出这一句,她才觉得心头出了一口浊气。
又过了一会,平复情绪的闵先宁,返身走回楼道。
与此同时,身后楼梯,缓缓走下来一个颀长身影。
————
指腹为婚这玩意,就跟外行买股票一样,是赔是赚,全凭运气。
时隔十七年,闵家自己都没想到,手中债券价值暴涨,能套上贺家这头大金牛。
呵呵,就问你,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闵家上下一片欢腾。
所以,出席今晚的相亲宴,所有人都表现得相当郑重,除了闵继章夫妇和闵先宁,连闵笑琳也来了。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回家梳洗打扮的,校服早已换成了洋装,脸上还擦了粉底和口红。
两个女儿同时往贺老爷子跟前一站,一个娇艳鲜活,一个穿着校服,灰头土脸,高下立见。
闵继章也觉得小女儿拿不出手,深深看了一眼闵先宁,没说别的,只是垂手,返回贺老身边,一一介绍。
贺老爷子:“继章,你好福气,有儿有女,人如其名,儿子叫辉存,前年做高考状元,为家门增光;琳琳呢,明艳活泼,听说成绩也是年级前十……还有宁宁,文雅有礼,都是好孩子。”
寥寥几语,就已经点拨出闵家风云——有本事的,都是邹柔的孩子,而闵先宁,闵继章的亡妻之女,实在有点叫人……失望。
闵先宁低头,笑而不语。
而邹柔母女,心头大喜,听语气贺老已经更倾向于她们。
甚至,想得再远一点,搭上京城豪门贺家,往后的日子,还怕没有享不尽的风光吗?
恰好这时,一个西服革履的男人,步履匆匆走过来,在贺老爷子身后站定,躬身垂手,低语几句。
气氛突然冷却,闵家人面面相觑。
贺老爷子斜睨:“今天下午的事?”
西装男点点头。
“随他。”
老爷子轻飘飘两个字,却如救赎,叫西装男肩膀一松,躬身退了出去。
小插曲不碍事,气氛回归。
贺老爷子带着一行人,从庭院,穿过中式游廊,简单介绍了一下宅邸的园艺设计,最后他们在宅子东边的宴客餐厅落座。
三十年前,贺家在临南发迹,之后,去了京城发展,贺老爷子留在临南养老。
许是家门鼎盛,就算历经岁月,这座老宅也不觉得荒芜空旷,反而越看越有豪门底蕴。
哪怕是桌上的饭菜,不过就是番茄鸡蛋、清蒸鱼和几样时蔬小菜,也叫人能感受到阶层的严峻差别。
一餐饭,席间只听碗筷轻响。
规矩甚严。
所有人都在安静吃饭,不敢造次,只有闵笑琳眼睛四处张望,有些魂不守舍,中途还险些弄撒了汤羹。
闵继章拧眉,拳头虚握,放在嘴边,假意清咳两声,闵笑琳咬唇,低头吃饭。
直到晚饭结束,大家转战客厅,刚一落座,贺老爷子轻描淡写地说。
“贺劲那小子野惯了,经常不回来吃晚饭,咱们不管他。”
闵笑琳脸上一阵发热。
大家都像看不见一样,继续享用茶水甜品。
天南海北聊得正热闹,就听见佣人进来通报。
“少爷回来了。”
除了贺老爷子,所有人的神经都被提了起来。
佣人前脚通报,后脚就听见庭院里,跑车咆哮,车门开合声之后,贺劲露面了。
他穿黑T黑裤,从外面的黑暗中走来,如夜幕里捕食的野豹子,修长高大,带着杀戮过后的慵懒,长腿跨入宅邸。
早上见到贺劲,隔着一条街,超出了对方的美貌射程,闵先宁对此人没什么强烈感受。
这回,那人就站自己两臂开外,闵先宁才算真正看清贺劲的样貌。
尤其是他那双眼,像开了刃一样,凛冽锋利,直捣猎物心脏。
看完,闵先宁不自觉垂下眼眸。
“爷爷。”贺劲叫人。
恭敬,却也桀骜。
法拉利的车钥匙,勾在手指上,骨节分明,修长光洁,连一双手都这么好看,正如小秋秋说所,上帝博爱,可也有偏心的时候。
贺老爷子介绍说:“这是你闵伯父、闵伯母,这是你两个妹妹,笑琳和先宁。”
贺劲淡淡扫过两个女孩子,还没说什么,闵笑琳先站起身,笑意盈然。
“贺劲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话一开口,带着少女的娇嗔,听着有点撒娇的意思,外人看来,两人好像已经有点什么了。
三位长辈各有神色,纷纷转头去看贺劲。
闵先宁突然想起上午小秋秋说的话。
——“我亲眼看见的,你姐姐主动找贺劲说话……”
——“贺劲来者不拒,竟然还说闵家女孩比想象中漂亮……”
——“啧啧,我看啊,这对狗男女早晚要勾搭上!”
闵先宁笑笑,难道闵笑琳和贺劲真有戏?
有戏的地方,就有看戏的人。
闵先宁在心里已经开始嗑瓜子了,猛一抬眼,猝不及防竟然撞上贺劲的目光。
他竟然在看自己,挑眉带笑,只是笑意没到眼里。
一身漫不经心的人,随手捡了张单人沙发,最后竟然还坐了下来。
闵先宁纳罕:他不是狂拽吗?不是酷炫吗?怎么甘愿参与相亲这种大俗事?!
再说,他看着自己干什么?去看闵笑琳啊!
她大脑里在疯狂冒问号,而对面贺劲,仿佛能看见那些问号似的,笑得更加得意,甚至有些挑衅。
被忽略在一旁的闵笑琳,有点错愕,因为参不透贺劲的态度,她痴痴地望着对方。
“贺劲哥……”
贺劲:“哪个?”
贺老面色下沉。
众人一头雾水,闵继章还问:“什么哪个?”
贺劲往后靠了靠,右手虚握,指节一下一下的叩击沙发扶手。
他这才看向闵继章:“我是问,哪个是我老婆。”
“伯父一次带了两个女儿来,是让我现在挑?还是已经有人帮我挑好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闵先宁贺劲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