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了替嫁小可怜(温伶贺谨川)
穿成了替嫁小可怜(温伶贺谨川)

穿成了替嫁小可怜(温伶贺谨川)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7-30

小说介绍

《穿成了替嫁小可怜》小说的主角是温伶贺谨川,带您赏读温伶贺谨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温伶回过头来来,脸部的微笑便一瞬间收敛性,她抚摩着指肚思索。贺谨川的腿要想痊愈,靠一般的中药材是没有用的,务必找到独特的中药材相互配合她与众。。

小说简介

“乖女儿,你可别说这晦气话,苏伶这灾星咱们之前怎么折磨她没事,命可大着呢,哪儿这么容易就摔死?”
赵凤拍了拍苏卿的手背,瞪着二楼扶梯口倒在血泊中的人吼道:“苏伶,你别在那给我装死,就算你真死了,我也要把你的尸体抬到贺家去给那个残废冲喜!”
恶毒又尖锐的声音响起,温伶不悦地蹙了蹙眉。
呱噪!

穿成了替嫁小可怜全文阅读

“妈,苏伶她怎么还不醒……该不会摔死了吧?她要是死了谁替我嫁过去啊,我不管,我要嫁的是贺森,要我嫁给那个残废,我宁愿去死!”
“乖女儿,你可别说这晦气话,苏伶这灾星咱们之前怎么折磨她没事,命可大着呢,哪儿这么容易就摔死?”
赵凤拍了拍苏卿的手背,瞪着二楼扶梯口倒在血泊中的人吼道:“苏伶,你别在那给我装死,就算你真死了,我也要把你的尸体抬到贺家去给那个残废冲喜!”
恶毒又尖锐的声音响起,温伶不悦地蹙了蹙眉。
呱噪!
她刚想动,全身就传来粉碎一般的疼痛!
温伶费力睁眼,朦胧的视线逐渐清晰,入眼的便是张怒目狰狞的脸。
赵凤居高临下地看着温伶,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满眼的恶毒根本藏不住。
苏卿则捂嘴惊讶,“妈,你说得对,她就是在装死!”
赵凤看向面前的几个保镖,冷声下令,“把她的腿打断送到贺家去,到时候贺家的人问起,就说是她自己从楼梯上摔下去摔断的!”
苏卿闻言,笑着拍手,“好耶!瘸子和残废,绝配!”
母女二人话音刚落,离温伶最近的保镖,直接拿起橡胶警棍,挥手就朝温伶袭击而去,显然是要把温伶的腿直接砸断!
温伶瞳孔猛地一缩,咬牙翻身,动作极快,带着一股劲风,直接踹中了面前那人的腹部,与此同时,她手腕如蛇般灵巧,转瞬便夺过对方手里的警棍,打在对方的右颈处,将人直接打倒在地。
温伶表情一滞,身上的无力感瞬间袭来,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更何况还摔伤,流血过多,原身想必是直接摔死,才会由她魂穿而来。
温伶微微喘息,眸中迸发出一股戾气,扭头看向楼梯上的母女二人。
她原本在修真界进行一场大战,却被小人算计,灵魂和肉体被迫分开,沿着时间裂缝来到这个平行世界。
原身是苏家养女,苏家祖上是做珠宝生意起家的,如今已经败落得差不多,以至于需要巴结京州的大家族才能苟延残喘。原身表面过着光鲜亮丽的生活,实际上却成为了苏家实验的小白鼠,每天都要喝不清不楚的药物!
更令人不耻的是,他们想巴结四大家族之一的贺家,只能靠联姻,又舍不得宝贝女儿苏卿去嫁给贺家长子贺谨川,就逼原身去替嫁冲喜!
说是冲喜,其实不过是一场计划而已。
贺谨川结婚就等于凉凉,原身嫁过去就守寡,说不定还得陪葬!
她自然拼死抗争,争执间被苏卿从三楼扶梯推下来,不幸死亡,引来温伶重生。
这一家人,简直蛇蝎心肠!
站在一旁的保镖,似是被眼前的一幕给震住了,一时间竟有些胆怯,不敢上前。
赵凤怒斥,“你们还愣着干嘛?!一起上,给我废了她!”
话落,保镖们迅速上前,还没碰到温伶的衣服就被她一个翻身灵巧躲开。
温伶吸了一口气,咬牙箭步冲上前,一手擒住苏卿的手腕,一手拽着她的头发,直接往楼梯扶手上撞。
“砰——”
“啊!!!”
苏卿痛得尖叫,额前流出鲜血,她瞬间吓得小脸煞白。
不过转瞬,温伶便拿捏住了赵凤的命脉,“敢上来一步,我弄死她!”
她手握人质,神色狠戾,自然让所有人心中狠狠一抽,饶是向来狠辣恶毒的赵凤,此时也慌了神:“贱人,你想干什么?!”
说话间,赵凤不死心地给温伶身后的保镖使眼色。
温伶往后退了一步,将苏卿往二楼扶梯口一带,“我不介意报她刚刚推我下楼的仇,不信,你可以试试。”
赵凤这才彻底死了心,让保镖退后,“你不嫁就算了,大不了我们不跟贺家联姻就是,你赶紧把卿卿放了。”
“你当我三岁小孩儿?我放了人,我还能全身而退吗?”
“那你想怎样?”
“不就是嫁到贺家吗?我嫁就是,贺家再差,能比得过我在苏家的处境?”
闻言,赵凤露出惊喜的表情,“你真愿意?”
“我有条件。”
“什么?”
“写一封断绝关系书,找出我的领养手续,把我亲生父母留给我的东西还给我!从此,我跟你们再无瓜葛。另外,嫁入贺家的,只能有我。”
温伶勾唇,笑容夹杂着几分邪气,愈发衬得她的五官明艳起来。
苏卿脸色一白,极其可怜,她不甘地咬唇,“妈……我要嫁给贺森……”
赵凤果然心软:“不行!卿卿喜欢的人是贺森,跟你一起嫁给贺家,互相照应,有什么不好?”
“也就你们把贺森那个私生子当宝贝,苏卿越想嫁给他,我越不准!”
“你凭什么不准?”
“凭我手上有你们的宝贝女儿这条命!既然你们舍不得贺家这块大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温伶冷笑,擒着苏卿脖子的手指微动,她白皙的脖颈上立马浮现出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啊!妈妈救我!答应她,什么都答应她,我还不想死,不想死啊!”
“吵死了!”
温伶狠狠地摁向她额前的伤口,“闭嘴!”
苏卿发了疯一般张大嘴哭喊,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满脸是血的模样引得赵凤心痛不已。
“我答应你!”
“你只有三分钟。”
温伶面无表情开口,手上的力道却没有半点减少。
鲜血不断从苏卿脖颈滑落,赵凤顾不得其他,迅速写好了断绝关系书,把当年他们从孤儿院领养原身时的一个盒子,一并递到温伶面前。
盒子很小,却精致独特,还有一把苏家人用了二十年也没能打开的小锁。
温伶接过赵凤递过来的文件,将小盒子放进兜儿里,徐徐道,“既然你们要我替苏卿嫁过去,总得把贺谨川的联系方式给我?”
“行,你赶紧松开卿卿。”
温伶纹丝不动,又抬手欲拍向苏卿的伤口,吓得赵凤差点晕过去,快速找出了所有的联系方式,通通写在了纸上。
温伶瞥了一眼,从骨子里透出的漫不经心和傲气让所有人都压力倍增,大气都不敢喘。
赵凤怒道:“现在总可以把卿卿放开了吧?”
闻言,温伶似笑非笑轻哼一声,悄然运气,快速地在苏卿腰后戳了几个穴位。
这么喜欢说人残废,那你也残一下试试!

穿成了替嫁小可怜免费阅读

微弱的痛感让苏卿有些茫然,只觉得一股不安骤然腾升。
赵凤紧紧盯着温伶,生怕她对自己的女儿下手。
可下一秒,所有人便看到温伶直接松开了双手,苏卿来不及回神,整个身子直挺挺朝着楼梯口摔下去!
“卿卿!!”
赵凤歇斯底里尖叫,整栋别墅瞬间乱成一团。
温伶则是顺着楼梯扶手滑下,在看到茶几上摆放着的不明药物时,眸中的狠戾一闪而过。
这些年来在原身体内注射的就是这些不明药物?
温伶抿唇,上前抽走了其中一管放入口袋,紧接着一个利落的飞踢过去,那些药物瞬间被打碎在地面,褐黄色的药液弥漫遍地!
“畜生,你竟敢?!”
赵凤捂住口鼻,目光跟淬了毒一样狠辣。
温伶轻笑,姣好的五官在阳光底下十分耀眼,眼神却让赵凤头皮发麻。
“别着急,我们秋后算账。”
轻飘飘丢下这句话,温伶直接跨步离开苏家。
一出苏家大门,温伶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
身体的虚弱无力,加上受伤后的晕眩,使她步伐有些蹒跚。
好不容易咬牙走到马路,她便捂着胸膛喘息,脸上一片苍白,额头也有着细碎的汗。
温伶深吸了口气,直接拨通赵凤给的号码。
嘟嘟两声,电话就被接通。
“哪位?”
低沉喑哑的声音自电话那头传来,宛如大提琴般动听。
温伶有些意外,直觉贺谨川这个人不简单。
贺家那种龙潭虎穴,他一个废人还能活到现在并拿捏着贺氏继承人的身份不动摇,肯定有他的手段。
他若是真废人,那她拿捏起来也方便。
若是扮猪吃虎,那她就跟他强强联手,反正,初来乍到,有个帮手也不错。
温矜挑了挑眉,开口道,“你老婆,我被赶出苏家没地方去了,你开车来接我。”
“……”
那头沉默了几秒,“你在哪儿?”
“我加你微信,发你定位。”
说完,温伶直接挂断电话,搜索手机加微信,极其利落。
找了个阴凉的地方,温伶靠在大树边,双指并拢,摁住了脉搏。
这具身体常年来被注射不明药物,毒素已经侵入五脏六腑,当真是废人没错。
温伶凝神调息,调动起周边不多的灵力,总算是让脸色有了一丝血色。
刹车声响起,一辆豪车停在温伶面前,车门打开后,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推着轮椅缓缓往下,径直走到她面前。
紧接着,温伶便看到了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视线再往上,便撞入了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温伶眼眸微眯,下意识开口。
“你就是我老公?”
“苏伶?”
“叫我温伶,我跟苏家断绝关系了!”
贺谨川神色淡淡,眉眼间的疏离和病气引得温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男人身穿高级定制西装,俊美的五官比起温伶在修真界看过的所有男人都要好看,那双如墨般的黑眸又深又沉,宛如一片海洋,能把人吸进去。
他骨节分明的手此时正放在大腿上,大腿盖着一条毛毯,遮住了轮椅下的两条腿,可温伶的视线却蓦然定在他的腿上。
传言贺谨川是个残废,医生断定他一辈子都无法站立,但这双腿……
看到温伶丝毫不掩饰的眼神,贺谨川不着痕迹皱眉,薄唇微抿,视线在她身上转了一圈。
苏家养女,倒是跟传闻中有些不一样。
温伶徐徐收回视线,对着贺谨川伸出手:“以后,请多指教?”
“贺谨川。”
贺谨川微微颔首,却并没有伸手跟温伶交握。
她也不恼,收回手后眸子一转,扶住了自己的额头,眼皮无力抬起,一副极其虚弱的样子。
只见温伶上前一步,下一秒却直直朝着贺谨川怀里摔去!
温伶的速度很快,贺谨川还没回过神来,怀里便多了一道人影。
趁着这个功夫,温伶直接伸手,双手并拢摁在了贺谨川的脉搏上。
他的腿……温伶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温伶忍不住又捏了捏他的腿,贺谨川紧蹙眉头,声音更清冷了几个度,“温伶,你自重。”
带着薄薄怒意的声音传入耳畔,温伶的思绪也跟着回笼。
正当温伶想起身的时候,体内却是传来了一股源源不断的灵力。
怎么会这样?!
她刚离开的手,忍不住又摸了回去。
“温伶。”
贺谨川薄唇紧抿,如墨般的黑眸此时更是透出一股浓郁的寒意,引得周围的气压骤然下沉。
温伶压下心中的种种疑惑,慢吞吞起身。
“抱歉,刚刚身体有些不舒服。”
温伶嘴角微勾,对着贺谨川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心中却在快速盘算着。
她原本想着跟贺谨川结婚之后再光速离婚,但现在……
“贺谨川,我能治好你的腿,我们上车聊?”
“温小姐!请你不要开这种玩笑,虽然你现在的身份是川爷的未婚妻,但不代表你可以在川爷面前这样放肆!”
程衡跟了贺谨川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大胆,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在川爷身上揩油!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沉着一张脸呵斥,对温伶极其厌恶。
这苏家养女果然如传言那般不知羞耻,不但追男人追到娱乐圈弄得一身骚,谎话还张口就来,这样的行为简直恶劣至极!
贺谨川的脸色一沉,显然对温伶所说的话也抱有一丝质疑。
温伶也不恼,徐徐开口。
“你腿部的隐疾已经有十年,按理来说这辈子是无法再站立起来没错,但我刚刚看了一下,你腿部的肌肉并没有萎缩,证明你这十年来都有找专人按摩舒缓。只要筋脉没有断,肌肉没有萎缩,不出半年,我就能让你重新站起来。”
此话一出,贺谨川眸子便微微一眯。
他的腿部肌肉是没有萎缩,因此定制的西装裤都比较宽大,出入更是盖着一张毯子。
可即便如此,这么多年也从未有人察觉。
温伶,是第一个看出来的。
“程衡。”
“是,川爷。”
“带温小姐上车谈。”
闻言,程衡明显一愣,虽然惊魂不定,却还是先把贺谨川推上了车,而后折回来对着温伶微微鞠躬,示意她往车子的方向走。
上车后,温伶的视线重新落在贺谨川身上。
她刚刚只不过触碰了他几秒钟的时间,身体就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仅灵力充盈了,就连毒素带来的钻心感,都被清除了一些!
贺谨川体内,绝对有她要的灵力!

小编点评

温伶贺谨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