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过于撩人(李沁阳谢晏行)
长公主过于撩人(李沁阳谢晏行)

长公主过于撩人(李沁阳谢晏行)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9

小说介绍

一样的古言,不一样的精彩。《长公主过于撩人》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明月向晚 原创的一部古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苏未道笑了出来,道:“以前你总做这种无聊的事。”说着,他往李沁阳身边挪了挪,挨着她的肩,从侧面细看着她冷淡的眉眼,亲昵道:“你要是总这样安静听话该多好。”小编为您带来李沁阳谢晏行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武安侯的灵柩回到鄞都当日,又是一场茫茫大雪而至。
积雪铺满了从郊外入城的道路,天地银妆,不似真实。
苏未道那日虽然负气而去,却还是在今日按时去公主府接了李沁阳,而李沁阳没让薛宣跟着。
灵柩队伍还未到达,李澜成为首的迎灵人马先一步到了城外,冒雪而待。

长公主过于撩人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武安侯的灵柩回到鄞都当日,又是一场茫茫大雪而至。
积雪铺满了从郊外入城的道路,天地银妆,不似真实。
苏未道那日虽然负气而去,却还是在今日按时去公主府接了李沁阳,而李沁阳没让薛宣跟着。
灵柩队伍还未到达,李澜成为首的迎灵人马先一步到了城外,冒雪而待。
李沁阳就在苏未道的车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她靠着木几,一手托着腮,一手拿长针拨弄着香炉里的灰,专注得像是将此当做什么大事。
苏未道笑了出来,道:“以前你总做这种无聊的事。”
说着,他往李沁阳身边挪了挪,挨着她的肩,从侧面细看着她冷淡的眉眼,亲昵道:“你要是总这样安静听话该多好。”
李沁阳没理会他在自己身上流连的目光,依旧拨着灰玩。
苏未道不满她对自己忽视,握住她的手,下巴枕在她肩上,道:“我还没有这一炉灰有意思?”
李沁阳低笑一声,由着苏未道一条手臂缠上自己的腰,被他往怀里带。
“月奴,我们跟以前一样不好吗?”苏未道嗅着李沁阳颈间的幽香,是他已经许久没亲近过的气味。
这味道足够让他血脉喷张。
李沁阳没有任何反抗,也不去迎合,身体被苏未道带得有些坐不住,她一下子撑住车厢壁,咚的一声,转身时已将忘情的苏未道箍在自己身前。
以前两人在一起时,也是有过一些这种李沁阳“反客为主”的情趣,苏未道偶尔尝一尝也觉得有趣,可此时两人这样挨着,丝毫不见曾经的情义缠绵。
李沁阳的眼神是冷的,跟外头正下的雪一样。
苏未道定神,像方才那样搂着李沁阳的腰,与她贴在一处,死死盯着这张再没真情实意对自己笑过的脸,问道:“你要怎么样才听话?非逼我动薛宣?”
她的眼神在这一刻有了变化,好像一下子柔软了下来。
苏未道顿时怒上心头,一把将李沁阳推倒,压着他的身子,瞪着她,狠声道:“你该不是真对一个靠女人过活的废物动了心?贱不贱?”
李沁阳坦然回应着苏未道妒火中烧的目光,毫不畏惧,道:“那也是你由着他在我身边转悠的。我养条狗,日子久了都会舍不得,更何况还是个哪里都不赖的男人。”
她从眼神到语气都出奇尖锐,像刀子一样扎着苏未道。
她知道苏未道恨透了她这样的反应,她也恨,恨她为了报复苏未道而辜负了薛宣,那本该是入仕为官造福万民的栋梁之才,如今却成了遭人鄙夷的公主府面首,而她却无法回应薛宣的感情。
苏未道怒极,气得充血的双眼红得仿佛能吃人,他恨不得马上掐死李沁阳,再去公主府将薛宣千刀万剐。
两人正僵持,车外有侍从道:“公主,苏大人,武安侯的灵柩队伍到了。”
苏未道接连喘了好几口大气才勉强镇定了情绪,从李沁阳身上下来。
李沁阳将被苏未道方才扯松了的领口掖好,扶正了发间珠饰,转头问苏未道:“苏大人,我这样子还得体吗?”
苏未道当即挑开车帘直接跳下马车,李沁阳这才不紧不慢地下了车。
风雪在此时更甚,李沁阳被扑面而来的飞雪迷了眼,下意识低头躲避。
李澜成大步过来,亲自为李沁阳执伞,将她拉在身边,离苏未道远一些,低声问道:“阿姊,他有没有对你……”
李沁阳睨了苏未道一眼,再看看周围那些偷偷看向自己的目光,只是笑笑,没说话。
灵柩队伍停在了李澜成面前,武安侯身边的副将向李澜成行礼。
李沁阳趁着他们君臣之间寒暄之际走向武安侯的灵柩,久久伫立。
灵柩上落了薄雪,李沁阳徒手将身前的一片雪拂去,像是面对恋人那般小心轻柔。
手已是被冻僵了,李沁阳的手掌还贴在灵柩上,好似如此便能跟灵柩中的“人”说上话。
苏未道最讨厌李沁阳对其他人表露出在意之色,即便他明知那是李沁阳装的,还是免不了生气,却碍于此时状况无法上前将人带走。
一直盯着李沁阳的目光无意间落到了灵柩后头的人群里,一个沉默的少年吸引了苏未道的注意。
少年正注视着李沁阳,就像他始终盯着她一样。
苏未道虽不认得这个少年,但一丝极其熟悉的气息冲入他心头,他太清楚那少年盯着李沁阳的目光代表了什么——薛宣对李沁阳的爱慕软弱且敬畏,但这少年的目光里充满危险,源自男人最直白原始的欲/望。
苏未道眉头深锁,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去李沁阳身边,催促道:“差不多了,先把武安侯的灵柩送回侯府吧。”
李沁阳太熟悉这口吻了,这代表着苏未道正在生气却不得不装得人模人样,心里该是被怄死了。
她不认为刚才在马车上的事能让苏未道在这种场合贸然走近自己,当下好奇起来,便没听苏未道的话回马车上,而是举目四望,想要找出答案。
漫天飞雪里,那少年青衣沉默的样子吸引了李沁阳的注意。
她见过不少英俊的少年,内敛寡言的,热情如火的,却没见过眼神这样坚定的,他就像是被钉在雪地里的桩子,挺拔高隽,不为风雪折腰,固执地等着愿意走近他的人。
李沁阳对长得好看的人从不拒绝,尤其还是被苏未道讨厌的俊美少年。
她没有做声,见李澜成和副将说完了话,就此回到李澜成身边,往那个少年的方向看去。
李澜成瞧见那少年,与周围其他人的气质格格不入,心中有了猜测,问副将道:“那可是公子晏行?”
副将望去一看,道:“正是梁国送来的质子。”
“两国虽交战,但那总是梁国的公子,为武安侯送灵送了一路也辛苦了。”李沁阳隔着飞雪去望那少年,见他依旧毫不掩饰地望着自己,她对李澜成道,“王上,梁国送质子以示诚意,我们也不好苛待了人家。今日风雪甚大,王上仔细别着了凉,先带着公子晏行回去吧,我替王上将武安侯送回侯府。”
在场臣工大多赞同李沁阳的提议,李澜成便唤来那少年。
谢晏行不被梁王所宠爱,但总是一国王室子弟,此时面对这越国王族权贵,他虽看来落魄,却不输气度,一身青衣简单,眉眼清正,向李澜成揖道:“谢越王。”
又对李沁阳揖道:“谢长公主。”
李沁阳闻声去看他,恰触上他抬眼的眸光,漫天银雪里,她瞧见那少年嘴角牵起一丝浅淡笑意,随着落在他脸上的雪花一块快速消融,往更深处沁去。
李沁阳没做声,只在转身离去前扫了一眼一旁的苏未道,见他脸都气绿了,就此跟副将一起送武安侯的灵柩去往侯府。
谢晏行的出现在李沁阳预料之外,那少年在那样短的时间里就从灵柩队伍里脱颖而出,还让她有些难以忘怀,当真是个惊喜。
待安顿好武安侯的事,雪已停了。
李沁阳没回公主府,而是坐着苏未道的车,任由他的车夫充当眼线看着,她大摇大摆地去了陆渊渟的府上。
陆渊渟是当朝御史大夫陆展之子,陆展位列三公,陆渊渟自己身居议郎之职,为九卿之一。陆家在越国朝廷有些权势,而李沁阳看重的,是她和陆渊渟自小结下的情谊。
李沁阳是王室嫡长女,从来只有她谦让弟妹,而陆渊渟从幼年结识起便如兄长一般照顾她,更在当初越国王室争夺王位的硝烟中一直支持着李澜成,因此她和陆家的情分既有君臣之义,又有家人之情。
陆府门房乍见苏未道的马车到来正暗中嘀咕,可一见李沁阳从车上下来便立即出来迎接,一面让人进去通知陆渊渟,一面自己为李沁阳引路。
“陆大人的身体好些了吗?”李沁阳问道。
“长公主记挂着我家大人,大人的风寒好得差不多了。”
两人往内院走了没多时,一道娇小的身影便迎了出来,桃腮香雪,正是陆渊渟的妹妹陆若仪。
“公主姐姐。”陆若仪本要扑向李沁阳,却在她跟前强行停下,将将地行了礼。
李沁阳笑道:“跟谁学的这一套,我可不喜欢。”
陆若仪挽起李沁阳的手,继续往内院走,告起状来,道:“还不是我哥,说要有规矩,不可以越礼,我这不就赶紧给公主姐姐把礼补上了吗。”
李沁阳笑睨了陆若仪一眼,抬眼时,见内院门口站着一道颀长俊雅的身影,她摇摇头,快步上前。
府内虽有人扫了雪,但难防地滑,陆渊渟看李沁阳走得快,忙迎上去,道:“公主小心。”
“我小心得很,你自己却越发不仔细了。”李沁阳将陆渊渟松了大氅拉紧一些,道,“先进去再说。”
李沁阳吐气如兰,些微扑在陆渊渟脸上,哪怕是一句抱怨的话都令他甘之如饴,这便引她进了内院。
陆若仪忙着给李沁阳上茶、送暖手炉,道:“公主姐姐,我可是每天都有过来照顾我哥的。他知道是你让我来的,可听话了,每天都按时吃药,这下身子算是好得差不多了。”
“那我可得好好奖赏你。”李沁阳笑道,“想要什么,我差人给你弄来。”
陆若仪灵机一动,凑在李沁阳跟前,点了点自己的脸颊,道:“公主姐姐亲我一下,我就是全鄞都男人都羡慕的对象。”
李沁阳倒是不推辞,真在陆若仪颊上亲了一口,道:“去吧,看看谁羡慕你,记得给我写张名单。”
陆若仪意味深长地看了陆渊渟一眼,笑着离开了暖阁。
“鬼丫头。”李沁阳看着陆若仪关上门,敛容对陆渊渟道,“陆大哥,你身子真的好了吗?”
陆渊渟点头道:“好的很,你若是高兴,我跟你出去打场雪仗如何?”
年幼时遇见大雪天,李沁阳就喜欢出去打雪仗,陆渊渟原本是个安静不好动的性子,却硬是陪她在雪地里跑来跑去,沾了一身的雪,玩到彻底玩不动了才肯罢休。
如今想想当初,竟是觉得犹如隔世,她再也找不到曾经的心境,就好像她再也无法清晰地回忆起当初为什么会让苏未道走入自己心里。
室内沉默多时,陆渊渟见她神伤不能自拔,这才起了话头,问道:“公主今日去迎武安侯的灵柩了?”
“嗯。”她低头拨弄着指甲,瞧见腰间别着的小金扇,没去碰。
“梁国的议和队伍也一起回来了?”
“嗯。”
“公主可曾见到公子晏行了?”
那少年沉俊的眉目顿时在脑海中浮现,李沁阳仿佛能闻见那时飘飞的大雪里还有着他身上凛冽冷峻的气息。
他那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在她心头直接划开了一道口子,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心里,一下一下挠着她的心。
短暂失神后,李沁阳点头回应了陆渊渟,却意识到蹊跷,抬头看着身边温润的男子道:“你认识谢晏行?”

长公主过于撩人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不知是暖阁里地龙烧得太热,还是李沁阳那满是探究的目光看得陆渊渟心慌,他只觉得有些燥热难耐,一口气喝了大半杯的水。
陆渊渟向来从容儒雅,少有这样慌张的时候,李沁阳只以为是自己一时口气太冲,这便收敛一些,道:“对不起。”
相识至今,陆渊渟对李沁阳可以说是毫无保留,唯独关于谢晏行这件事,他没有主动提过。忽然被质问,他难免心虚,最怕的就是李沁阳不高兴。
“这原也不是大事,只是考虑到我和谢晏游彼此的身份,怕旁人拿来做文章,所以才没有跟公主提过。”陆渊渟道。
“谢晏游?”李沁阳在记忆中搜索着与这个名字相关的事,惊道,“梁国储君?”
陆渊渟点头道:“我入仕前曾经到各国游历,这件事公主知道。”
“嗯,有印象。”
“当时我在梁国意外结识谢晏游,我们兴趣相投,相谈甚欢,就此结下情谊。我回来之后,我们也偶有书信往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的身份的。”陆渊渟观察着李沁阳的神情,猜测着她此时的心情,继续道,“这次越、梁两国交战,本是梁国旧宗族一派起头,谁知新党对旧宗族的行为已忍无可忍,双方便直接撕破了脸。”
“王上跟我说起过,谢晏游是梁国新党一派的领袖。”
“正是,但这次梁国内斗,旧宗族的势力还是略胜一筹,他们准备拿储君一脉开刀。谢晏游自身难保,担心谢晏行被牵连,所以才设计将他送来越国为质,并且修书于我,让我……”陆渊渟迟疑。
“让你代为照顾。”李沁阳神情冰冷地看着陆渊渟,大有问罪的架势,盯着他多时不说话。
因是李沁阳,陆渊渟才和盘托出,但没料到她是这样的反应,便知自己这通敌的罪责是落下了,当场跪在越国长公主面前请罪。
李沁阳忙扶他,道:“做什么就要跪,我可受不起。”
李沁阳话语间带着丝丝笑意,陆渊渟有些怔忡,看着她多时不知如何是好。
李沁阳让他坐下,道:“一来,这是你的私交,旁人无权过问。二来,我信你的为人,绝对不会做出出卖越国的事。方才跟你闹着玩的,你可别生我的气。”
陆渊渟想着李沁阳平日里多半还是个正经的性子,再加上这些年为了李澜成和苏言夺权的事费心劳力,她已剩不下多少打闹的心思。今日她突然拿他打趣,他也没能及时反应过来,倒更像是他不解风情了。
他讪讪道:“我怎么会生公主的气。”
“该生的气还得气,毕竟我混账起来真够人受的。”李沁阳自嘲道。
陆渊渟心头动容,想起他刚知道李沁阳委身苏未道时,两人爆发了今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争吵的情景。
那时的她还没有遇到薛宣,她是李澜成的姐姐,承担了彼时所有保住王位的责任,哪怕她确实爱着苏未道,但她也恨他。这种心情她无法告诉任何人,只有陆渊渟是她信任的。
可她没办法在清醒的时候把这种有辱王室尊严的事说出开,便借酒开口。
却没想到,一向对她最温柔的陆渊渟居然说她傻。
那句话,是用他至今对她最严厉最痛恨的口吻吼出来的。
往日里那些温和谦逊都被他抛去了脑后,他恨不能在当时就带上李沁阳离开那杀人不见血、充满争斗危险的皇宫。
可他到底还是顺了她的心,陪她一起守着李澜成,守着牺牲了李沁阳一生幸福才保住的王位,并且和苏家拉锯对抗至今。
往事里有太多的不开心,每每想起只会让人沉默,李沁阳是,陆渊渟更是。
“那你熟悉谢晏行吗?”李沁阳主动打破了此时的沉闷,饶有兴致地看着陆渊渟。
她笑吟吟的样子就像是小姑娘突然捡到了自己喜欢的宝贝,有些迫不及待得想要知道更多。
她平日里不会这样的。
陆渊渟在心里叹息着,哪怕他们相处的时候,她依旧表现出亲近,但他知道,除了对李澜成,或许还有苏未道,她对身边出现的所有人、所有事其实都抱着极其淡漠的态度。
但她现在居然对谢晏行表现出了好感和兴趣。
陆渊渟摇头,道:“如果不是这次谢晏游因为质子一事修书找我,我并不清楚谢晏行的事。”
“那你知道多少就告诉我多少吧。”李沁阳托着下巴看着陆渊渟。
陆渊渟直接将谢晏游送来的书信交给李沁阳。
李沁阳仔细看过,不过是交代了一些谢晏行在梁国王室的情况,她如果派人出去打听一下,也能知道。
“看来这位梁国储君还是小心谨慎的。”李沁阳将书信还给陆渊渟,道,“让玉娘多准备点菜,我想陪若仪用个晚膳。”
陆渊渟想起今日是李沁阳一个人来的,没带薛宣,他本想开口问询什么,可私心作了祟,他选择缄口不言,应下了李沁阳的要求。
后来几日,李沁阳日日都去侯府,说是想多陪陪武安侯最后一程,总算他们之间有着比旁人多一丝的牵连。
这一日,李沁阳却在去侯府的路上被苏未道的马车拦住了去路。
苏未道二话不说就钻进了当朝长公主的车架,丢下一句“回公主府”便放下了车帘。
车外的寒气突然涌入,李沁阳不由往后缩了缩。
苏未道知她素日里娇惯,也乐意见她这娇弱的样子。原本他正高兴,可看着她这一身素服,未施粉黛,真真像是要为武安侯守丧的样子,又恨得牙痒,扑上去就扯她的腰带,要扒了她这身碍人眼的衣服。
“这寡淡的衣裳一点都不衬你,还是早早脱了,免得我看了来气。”拔出李沁阳腰间的小金扇丢在一边,苏未道以先天的体型和力量优势压制着李沁阳,将她外头的素袄褪到了肩下。
李沁阳伸手去够小金扇,却被苏未道按下,被迫与他十指相扣,可那掌心相容的温度再不跟从前一样暖她的心了。
“你究竟要跟我闹到什么时候?”苏未道质问道,瞪着面若冰霜的李沁阳,“我妹妹当了王后,做了你弟妹,我们虽不能光明正大,但以前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我又不会离开你,你何至于处处给我冷脸?我都忍着让你在府里养个小白脸,往日你跟那些小倌调情玩闹,我也没说过你。怎的就不能给我好脸色?”
“如果你等着你心爱的人跟你成亲,最后等来的却是彼此成了亲家,还是他一手促成的这种结果,你要如何?”李沁阳扣紧了苏未道的手问道。
她当年确实是为了李澜成才去找的苏未道,可那些充满利益交换的日子里,他待她是真的好。她要月亮,他绝不送星星,只要不触及根本利益,她要教训谁,他必定帮她出气,她的骄纵在他面前得到了完完全全的满足,甚至还有一句“等时机成熟,我们就成亲”。
可最后呢,在她一心一意的等待里,到来的却是苏未道将自己的妹妹苏清轩嫁给了李澜成,以此跟王室结下更深的关联,毕竟苏家出了一个王后,可比多了一个国婿更能稳固在朝中的地位。
而更让李沁阳无法原谅的是,苏未道已经接触太尉赵康成的独女赵尔如许久,不过是因为那赵小姐至今没有婚嫁的念头才没让苏未道彻底得手。
可鄞都官场里谁不知道苏、赵两家联姻是早晚的事。
知道李沁阳是因为这些男女私情才针对自己,苏未道当即放了心,眼底不禁渗出笑意,道:“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但你该理解我,凡事大局为重。你我之间,还要那些虚名做什么。”
他在李沁阳唇上轻轻啄了一口,觉得不够,便更深地吻了下去。
李沁阳檀口微张,他便趁机勾了她的舌来缠绵。
车厢中欲色渐起,苏未道被李沁阳身上的幽香裹着,正贪恋无度,马车突然一个颠簸,将他震回了神。
苏未道衣衫不整地坐去车门口,怒问道:“怎么回事。”
李沁阳拿回小金扇,拢好衣服坐在苏未道对面,微微挑开车帘,只见街上还未来得及清扫干净的积雪里慢悠悠站起来个人,清瘦高俊,一眼便让她认出来了。
“不长眼吗?公主府的车都敢拦?”说话的是跟着苏未道上车的苏家家奴。
谢晏行不慌不忙地将身上的雪拍去,抬眼时依旧是那深沉坚定的目光,越过凶神恶煞的家奴,一下就看见了车帘后头的李沁阳。
他立领振衣,走到马车前,向李沁阳致歉道:“无意惊扰长公主,方才是为了救一只路中的狗儿。”
“那狗儿呢?”李沁阳问道。
谢晏行朝车帘的另一边看了看,抿唇迟疑了片刻,道:“跑了。”
李沁阳转头看了看苏未道,道:“这狗钻来我车上,脏得很。”
说完不等苏未道反应,她已经跳下了车。
明知谢晏行瞧见了她车里的苏未道,她依旧若无其事,问道:“陪我走走。”
不是询问谢晏行是否同意,而是命令。
“好。”谢晏行回道。
少年嘴角扬起,一时间如春光乍泄,看得李沁阳有些恍惚,暗道自己不过比谢晏行大了两岁,却迷失在了这少年风姿里,只想感慨一声,年轻真好。
李沁阳本就长得明媚艳丽,只是平素不近人情,高傲冷淡了一些,纵使迎灵那日谢晏行见她笑了,也不含温度。
此时她唇角含春,目光如水,纵是故意做来气苏未道的,也足够令人心生向往,自然也包括谢晏行。
少年心头一动,喉头有些干涩,目光一时间不知该放在何处。
待他回过神,李沁阳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他大步跟上,忍不住总将视线往她身上落。
来越国之前,他就做了充分的准备,若还要说有什么意外,大约就是李沁阳比他想得更恨苏未道。
恨到不愿意掩饰,恨到连和别人的假戏做起来都像是真的那样去扎那个人的心。
这样的恨,比他想象得更好利用。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李沁阳谢晏行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