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榕顾安然小说(乔榕顾安然)
乔榕顾安然小说(乔榕顾安然)

乔榕顾安然小说(乔榕顾安然)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9

小说介绍

抖音爆文——乔榕顾安然小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火爆来袭,主角是乔榕顾安然,只见许银环毫不惊慌,从殿中缓缓踏步而下,“你这是兴师问罪来了么?”我咬牙切齿地打断她,低喝道,“你恨我,冲着我来,为何要伤害没有法力的凡人?”她笑得满是讥讽,“乔榕,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

小说简介

只见许银环毫不惊慌,从殿中缓缓踏步而下,“你这是兴师问罪来了么?”
我咬牙切齿地打断她,低喝道,“你恨我,冲着我来,为何要伤害没有法力的凡人?”
她笑得满是讥讽,“乔榕,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

乔榕顾安然小说完结版全文

“孽障,说!为何要打碎千青钟!”
顾安然眼底隐隐燃烧着火焰,似乎恨不得将我燃烧殆尽。
“师尊……”我全身的活气霎时流泻殆尽,心碎欲绝,”师尊,旁人不信我也就罢了,就连您也不信我吗?”
我仔细盯着他的神色,企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动摇。
一定要信我。
我知道,那会是我的救命稻草。
但是,没有任何改变。
他看着我的目光太过直白,太过鄙夷,像是一个巴掌拍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还敢叫我师尊!我没有你这样祸害人间的弟子。”
一句话,将我心里暂时亮起的希望,全都浇灭得彻底。
我摇摇欲坠,麻木地扯动嘴角,“数月来,我都在殿中……”
他眉心紧蹙,满脸不耐,“看来不受些皮肉之苦,你是不会承认了。”
顾安然衣袖一挥,他的本命灵兽金乌,嘶叫着从天边盘旋而下。
金乌驻在我的背上,啄食着我背部的血肉,一口一口。
痛。
背部的刺痛密密麻麻,像是有什么在不停蠕动。
我只能哭着在地上匍匐,嘶哑着喉咙喊着,“安然,不是我,不是我……”
“你还狡辩!”顾安然扭头,用眼神示意金乌,“继续施刑!”
金乌再度吐出熊熊烈火,我的灵魂,从内而外灼烧的彻底。
热浪涌入眼帘,眼前的画面不停地扭曲,耳边却传来顾安然毫不留情的嗓音。
“诸位做个见证,我以她这般卑劣的道侣为耻!今日,我与乔榕夫妻义绝!”
他毫不留情,将姻缘珠重重一摔。
“不要!”我想扑过去阻止,却被缚仙索死死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姻缘珠掉在地上,四分五裂。
同时碎裂的还有我们的夫妻之情。
心痛如绞,碎珠难全,如今,再也修补不好了。
顾安然转身,朝着众仙拱手作揖。
“诸位放心,我定会对此孽徒严加审问。”
他拽起缚仙索,像是对待杂物一样,将我一路拖到冰崖。
血顺着背部流淌,在地上染出一条鲜红的曲线。
不待我开口,他只冷冷丢下一句,“剑仙府数百年的清誉,如今毁于你手,去跪着反思!”
他转身离去,只留我孤零零地跌在冰崖底部。
寒意很快弥漫上心头,冰寒彻骨。
冰雪落在身上,缓缓融化,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
湿黏冷腻,寒意不住侵蚀进我的皮肤,我忍不住颤栗阵阵。
我晕倒在地。
……
不知过了多久,怀中的传唤符灼烧起来。
符上响起岁华的传音,“乔榕,你没事吧?我听闻有一群宵小之徒要找你的麻烦……”
我打断他的传音,强撑着说,“我……没事……”
“你要提防着些,许银环替人间驱除了瘟疫,数不清的凡人香火念力涌入,她已经蜕化成蛟龙……”
我放下传唤符,心下一片了然。
千青钟之事,定是许银环设计。
此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许银环。
再者,她有我的血,伪造气息不是难事。
我气极,起身踉踉跄跄地赶往银环殿。

乔榕顾安然小说免费阅读

“许银环,你出来!”
“你为何要打碎千青钟?”
只见许银环毫不惊慌,从殿中缓缓踏步而下,“你这是兴师问罪来了么?”
我咬牙切齿地打断她,低喝道,“你恨我,冲着我来,为何要伤害没有法力的凡人?”
她笑得满是讥讽,“乔榕,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
“我打碎千青钟,一可吸取凡人精魄修炼,二可借愿力化为蛟龙。”
“至于你,不过是随手拉上的替罪羊。”
她语气平淡,却听的我后背生凉。
平日里,我和师尊都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蒙蔽了。
我咬牙恨声道,“许银环,你觉得师尊会信你吗?”
“他为什么不信我?”她轻轻抚上自己的玉簪,连脸上扬起一抹怅然的笑,“其实,真要论起来,我和安然在你未出世时就已经相识了。”
许银环口中的旧事中,有我不曾了解的顾安然,也有我不曾经历的过往。
我于百年前被顾安然化形成人,出世时还懵懂无知。
那时,许银环是海族蛟蛇,比我早遇到顾安然千年。
如今细细回想,其实在我与她初次相见时,气氛便潜藏着几分暗潮涌动。
只是那个时候,我没有足够重视。
她抬眸看着我手腕的伤痕,神色复杂,“我确信顾安然爱的是我。可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娶你?”
是啊,我看的分明,他爱的是她。
我也常常问自己,他为什么要娶我?
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我反问道,“你说安然爱你,那你怎么连问他的勇气都没有?”
她有些怔愣,旋即蹙了蹙眉,眸底狠厉的冷光一掠而过,“何必弄得那么麻烦,直接让你消失不就好了?”
殿外有脚步声传来。
许银环眼神闪了闪,忽地对我大喝,“乔榕,你不愿取血就直说,为何使出下蛊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来害我!”
她不知使了什么法术,脸色很快转为苍白,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眼看着她就要一头栽倒在地,顾岸然急着飞了过来,上前抱住她。
“银环,醒醒。”他查探一番,神色阴沉,朝着我怒喝,“乔榕,你竟然对银环下蛊!”
他的目光锋利如刀,似乎要将我从头到脚,剐下一层皮来。
“我没有!是她陷害我……”
他咬牙切齿地打断我,低喝道,“闭嘴!银环的经脉已经断裂,她搭上自己的命,只是为了陷害你吗?”
经脉断裂?她对自己可真狠。
我百口莫辩。
安然本就那般信任她。
他怎么听得进去我的辩解?
“你不好好在崖底反思,居然跑出来暗害银环!”顾岸然面容陡然黑沉,厉喝道,“跪下!说,解药在哪里?”
顾安然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震怒。
看的我无比心凉,一股凉意直冲头顶,冷得我不住打颤。
是啊,他最是在意许银环了。
和许银环相比,我算个什么?
浑身的力气仿佛在一瞬间凝滞,我双膝一屈,重重跪在地上,一字一句倔强道,“师尊,我跪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你信我。千青钟也是她打碎的……”
“事到如今,你还在攀咬!”顾安然手中幻化出打神鞭,猛地甩起打神鞭,
“啪——”
鞭子抽到我的背部,带着凛冽的法力,我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一下又一下……
数不清挨了多少鞭,只觉得鞭子抽进血肉,一呼一吸都带着血腥气。
太痛了。
背痛,心更痛。
腹部开始绞痛起来,一股暖流止不住的汹涌而出,我低头看到有血水顺着腿一流而下,蔓延到衣裙。
我仓惶地揪住他的衣摆,满面恐慌,“安然,别打了,孩子……”
他甩开我,字字句句如刀似剑刺过去,“把解药交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
“真的不是我做的!你为什么就是不肯信我?”我声嘶力竭,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止不住。
疼痛越来越剧烈,有什么在叫嚣着要离开,无可阻止。
我已经听不到任何动静了,只觉得像是有双手在腹部拉拽、撕扯,将孩子狠狠夺走。
眼前一黑……

小编点评

乔榕顾安然小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