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科学存在总是惦记我(肖澄苏鹤延)
不科学存在总是惦记我(肖澄苏鹤延)

不科学存在总是惦记我(肖澄苏鹤延)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21-06-18

小说介绍

肖澄苏鹤延小说————不科学存在总是惦记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柏瑭所著,讲述了肖澄感觉自己的生活不对劲。1.他死了,然后又活了。2.生活里多出很多不科学的东西:无面人、长发女、吞

肖澄苏鹤延内容介绍

时间已经是初夏,但深夜里还是有点凉。
身穿白裙的女孩在无人的街头独自前进,头发只是随手扎了个低马尾,几缕碎发散落下来,随风轻飘。
“不要……跑嘛,嗝……我只是来交个朋友~”
隐隐约约的油腻的腔调从身后不远处传来,带着醉鬼特有的拖拉语速。
女孩闻言脊背瞬间绷紧了,飞快向后扫视一眼。

不科学存在总是惦记我全文阅读

那是个肉山一样的家伙,脸上是醉酒后特有的红,正嘿嘿笑着,迈着S型的步伐向她走来,伴着眼神发直嘴角歪斜的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喝到失了智”的气息。
收回视线,女孩一言不发地加快前进的步子,可惜她今晚穿了双拖鞋,速度实在提不起来
“你……你跑什么?!”醉鬼依旧不依不饶,“知道……一个女人在晚上出门很危险吗?还穿裙子,不、不检点。”
女孩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为什么我们晚上出门危险,不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人存在吗,这些家伙到底有没有自觉?
“喂!”突然间,一只灼热带着湿黏手汗的大手抓住了女孩的肩膀。
醉鬼下手没轻没重,捏得女孩肩头一阵疼痛。
女孩心中满是后悔,她只是突然嘴馋了想要在家附近吃点宵夜而已,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早知道点外卖好了,大不了多等半小时嘛。
“你放开!”她试图推开靠得越来越近的人,但眼前这肉山的体积大概有她的两倍,用尽全力也没能让对方后退一步。
一张糊满了油与汗,散发着酒、菜、烟混合气味的大脸突然凑近:“嗝,你懂什么!哥哥这是在保护你,知道最近那个‘白裙杀手’又出现了吗,他就是专门……专门挑你这种大晚上出来的白裙女人下手的。”
“嘿嘿……要是被他抓住了啊,他会先把你打得不成人形,然后啊……”油腻的大脸几乎要贴在女孩脸上,嘴里的味道令人作呕,“一刀捅进你的心脏,等你死了再割下一缕头发作纪念。”
女孩的脸上全是惊恐,不知道更可怕的是白裙杀手,还是眼前这个越来越近的粗鲁醉汉。
“最近的那个受害者就在附近,嗝,哥哥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呢,来,我送你回家,嘿嘿嘿……”男人的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准备要将眼前的女孩抱进怀中。
“啊——”
“啊————”
两声惨叫几乎同时出现,一个来自害怕之下闭眼尖叫的女孩,另一个……
令女孩感觉恐惧的拥抱并没有到来,之前包围着她的混合臭味也被夜间微凉的风代替,甚至多了一丝薄荷香气。
她抬起头看向前方。
肉山一样的家伙不见了,而稍后一点的位置上站着个身高腿长的年轻男人,他刚收回踹出去的脚,垂眸看着倒地的肉山,浑身散发出一股猫似的慵懒。
这人身上套着件浅雾蓝色的卫衣,透过宽松的衣服还是能看出这人身形消瘦,虽然眉目俊雅却脸色苍白,看起来透着几分都市青年的不健康感。
“嘶……谁?谁?”醉鬼被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得有点懵,他惊恐地看着前方,左右四顾,喝到六亲不认的脑袋却没想到要回头看一看。
突然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背上,一道压低的男声在他头顶响起,语气幽幽,像个变态:“谁说只有女人在晚上出门不安全?我看你也不错。”
厚重的后背忍不住一颤,醉鬼脑袋上的汗如雨滴般滚落,这、这是想做什么?
难道他这种饱满多汁的肉-体也有人馋吗?!
“我数到三,在这三秒内你可以随意的逃,三秒后嘛……”话语没有说完,却比直接出口的威胁多了几分未尽之意。
由不得醉鬼用被酒精泡发酵了的大脑多想,一个清晰的“一”已经传入他的耳中。
醉鬼再也顾不上找是谁袭击的自己,在背上的力道放轻的那瞬间立马爬起身,连滚带爬地猛冲出去,裆裂了都来不及管,飞快地消失在夜色里。
女孩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耳畔还依稀残留着裤-裆撕裂的清脆声响。
还是爱心裤衩呢。
红的。
“要回家吗?我送你。”清朗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谢谢……”女孩对着突然出现的年轻男人道了谢,心下还是有点紧张,对方之前的表现虽然是在帮她,但、但是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看起来有点可怕……
而且,又是“我送你”,她现在听到这三个字头皮就发麻。
年轻男人似乎知道她心里所想,并不靠近,也不盯着人看,还主动将两人间的距离拉开到两米左右,他双手揣进兜里,之前踹人时的锋芒收敛起来,看上去温和无害,甚至还有点懒洋洋的。
这样的表现让大晚上受惊的女孩小小的松了口气,她终于抬起有些酸软的腿朝着家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不安地四处打量,仿佛机警的小动物。
两人一路无话。
女孩家在的小区距离很近,几分钟后就已经到了。
看着小区熟悉的灯光和门口的保安,女孩终于放下心来,她转过身对着一路护送自己过来的男人郑重的鞠了个躬:“今晚真的太谢谢你了,之前我的态度不太好,对不起。”
“没事,快回去吧。”男人对着她摆摆手,然后转身就走。
“以后少在夜里出门,不是因为你是女孩子,而是夜里总有人以为自己可以变身野兽,没必要伤在这种人手里。”
闻言,女孩心里堵着的那股莫名的气突然消散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只知道给受害者套上重重枷锁,用放大镜在她们身上寻找问题。
·
告别女孩,肖澄拉了下卫衣的领口,快步往家里走。
他回忆着刚刚在醉鬼那听来的白裙杀手。
这人倒不是编出来的,而是本市内真实存在过的一位连环杀人犯,专挑夜里独自回家的年轻女性,尤其是白裙少女下手,据说曾经是个雇佣兵,后来受了伤开始仇视社会。
这家伙喜欢将受害者殴打一番后,一刀刺穿对方的心脏,然后不拿走财物,只割掉一缕头发当做纪念。
不过这人已经死了。
两年前,在最后一次犯案的时候被当场击毙。
之后,警方在搜索他的住处时,发现满满一柜子标明日期被封装在瓶子里的女性头发,引起舆论一片哗然,很快他的各种家庭背景、童年经历都被媒体挖了个底朝天,连骨灰放哪都知道。
这人死得明明白白,不可能复活出来继续作案,醉鬼扯这种事情,大概只是为了恐吓女孩子而已。
手机突然响了声,示意他收到新消息。
点开后,是一段拖沓的语音信息:“哎呀,老板反馈说,这个配色他不喜欢,还是不够鲜艳,特效要也加上去,夸张一点,可以看看那个、那个……就是之前那个挺火的游戏,按照那个来。别整什么高级灰了,玩家又看不懂,就要高饱和大对比,越亮越好,诶,王姐啊帮我带份咖啡——”
肖澄耐着性子听完后,直接把手机揣回兜里去,暂时不想回复。
他是个不知名的小插画师,平时就窝在家里靠接稿谋生。他没有同行们大多逃不过的熬夜习惯,一般情况下,这个点早就上-床睡觉了,但今天他被客户的庸俗审美和对土嗨配色的执着搞的实在是没有灵感,所以出门走走散散心。

不科学存在总是惦记我肖澄苏鹤延免费阅读

结果灵感没找到,晚餐也没吃,还久违地见义勇为一把。
肖澄活动了一下脚踝,有点疼,那醉鬼是真的沉,一脚踹过去跟踹在一大堆防汛沙袋上一样。
现在他只想快点回去,守着自己的家,再也不要离开。
可惜他今晚的回家之路注定不会太顺利。
没走出去多远,之前记忆中可以从这边通往自己家的路,现在居然被封上了。一看公示原来是要修地铁,从这条路到他家小区的一整段全给封了,想回家只能换另外的路。而且路已经封了两个月,他太久没来这片所以不知道而已。
肖澄:“……”
果然今天不该出门的。
现在他面前的选项有两个:
A.一条没人气的小破巷子,只有一个随时都会歇菜的昏暗路灯,优势是距离家很近,五分钟就能到。
B.小吃街所在的一条路,大晚上依然热闹,从早餐到宵夜一直客流不断,但缺点是绕路,加上人多车多,就算跑步都提不起速,想在半小时内到家基本不可能。
看了眼逼近十二点的时间,肖澄硬着头皮选择了小破巷子。
五分钟而已,走快点马上就能到家,然后喝杯牛奶早点睡觉。
走夜路这种事,年轻男生总是比女孩子多几分勇气的,毕竟在惯常欺软怕硬的犯罪者眼里,他们从来都不是什么好选择。
肖澄脚步不停,飞快地在巷子里前进。
这是条没什么人烟的旧巷,十几二十年前曾经热闹过。但现在设施陈旧,三天两头断电,下雨天还积水,附近居民也被新修的步行街、购物中心吸引了注意,这边的商铺一家家关闭,最后就剩下了一条无人问津的老巷独自守在这里,成为了野猫野狗的领地。
空旷的巷子里只有他的脚步在回荡。
回声听在耳里,和原本的脚步声交叠,就跟有个人紧紧追在身后一样,令人不安。
突然,那个不知道坚持了多少年,一直没精打采的路灯像打哈欠似的闪烁了一下。
熄灭了。
仿佛一个困倦的人,终于支撑不住一般。
骤然失去光源,让肖律的脚步停顿住,独自置身于黑暗中的感觉并不好,就像是被一只黑色的大手拢在手心,随时都会捏下来一样。
不能多想,肖澄决定继续走他的路。
刚走了没几步,他的动作却不由得放慢下来,好像有什么声音正在从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踩着令人不安的节奏。
警惕地看向身后,却什么也没有。
但心头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正在蔓延,来自生物的本能告诉他,这里有危险,最好快点离开。
肖澄转回身,准备一口气跑回去。
却在转身的那一刻直直撞上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抬头一看,那是个高大的黑色人影,身上披着黑色的斗篷,四肢看上去很细瘦,脖子却是寻常人俩三倍的长,上面支棱着一颗头颅。
借助城市光污染严重的天空,他可以隐约看到对方的脸。
那不能说是脸了,虽然有着人脸的外轮廓,但里面一片空白,什么五官都不存在,脸部肌肉却在蠕动着,像是准备做个表情。
这种似人非人的样子,最为令人感觉恐惧。
趁着肖澄抬眼的这一瞬间,怪人狠狠一拳飞快袭来,直接打在了肖澄的肚子上,细长的手臂力气却极大,将他整个人打得后退好几步,后背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咳……”肖澄捂着肚子,难以抑制地发出了呛咳声,感觉内脏都要移位了。
还好他今晚没有吃东西,不至于被这一下打得呕吐。
“嘻嘻嘻嘻……”眼前的无脸怪人发出奇怪的笑,声音低沉,音调却拔得很高。
他明明没有嘴,却丝毫不影响发声。
这时肖澄看到,对方的另一只手上有什么东西在反光。仔细打量下发现这是一只匕首,有点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
这一瞬,之前在快餐店无意间听到的对话忽然又浮现在耳边。
“白裙杀手。”
“最近的那个受害者就在附近……”
是了,这种先殴打受害者,然后用利刃刺穿心脏的手法,确实是那位杀人凶手的作案风格。而且这匕首的形状有点特殊,据说是手工打造的,肖澄看过新闻后还残留着一点印象。
可是,那人不是死了吗?
凶器应该被保存在警方那边,或者销毁了吧,怎么会再出现?
而且……
肖澄打量着正在朝自己靠近的“人”,这个家伙,真的是人吗?
还有,为什么袭击他?他到底哪一点看起来像白裙少女了?!!!
大哥你没长眼睛吗?!
好像确实没有……
无脸怪人朝着肖澄大步走来 ,伸出手,试图抓住他的头发。
但这一次他面对的不再是脆弱的白裙少女,而是个虽然瘦了点,但基本发育良好的大小伙子,肖澄一个侧身就闪开攻击,并且抬腿朝着无脸怪人裆下来了一个精准的断子绝孙踢。
无脸怪人大概也没想到这次的“少女”路子这么野,猝不及防之下被踹得后退。
趁着这个间隙,肖澄忍着腹部的疼痛,朝小巷出口跑去。
他捂着肚子拼命地在前面跑,同时感觉脚踝传来一阵刺痛,刚刚那一脚的感觉,像踹在金属上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人,大晚上还穿钢铁大裤衩的?!

小编推荐理由

不科学存在总是惦记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