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误惹摄政王(云珠祁轩墨)
穿越之误惹摄政王(云珠祁轩墨)

穿越之误惹摄政王(云珠祁轩墨)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8

小说介绍

云珠祁轩墨小说叫做《穿越之误惹摄政王》,为您带来云珠祁轩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纪的女法医云珠,在乱葬岗醒来。刚一睁开眼睛,她就招惹上一个陌生男人,本来没当一回事,后来却发现自己招惹上的人,来头不小。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天下的当朝摄政王。

小说简介

祁轩墨这个人冷酷残暴,杀人不眨眼,无人敢惹,云珠从乱葬岗“诈尸”醒来,第一个招惹上的人,就是他……

穿越之误惹摄政王全文阅读

云珠一行人去到胡家的灵堂,张柳宗与老许皆在。
张柳宗这才解释道:“本官去处理胡家两房儿子争夺家产之事,无意中从他们口中听到,胡财主在世时,常常去春香楼挥霍,找的都是那娇琴姑娘,本官便留了个心眼,仔细问了胡财主的死因,本官越听越不对劲,总觉得他的死并非意外……”
云珠蹙眉,“又跟娇琴有关?”
“可不是么,所以才蹊跷。”张柳宗示意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一个中年男人,“你将刚才跟本官说过的原话,再复述一遍给苏姑娘听。”
“是是是。”管家点头哈腰的答应着,开口道:“老爷带着我去城外收租,在与几个佃农会面之时,突然想要方便,便去了湖边,我们皆背对着老爷,直到老爷失足掉进湖中发出了声响,我们才转过身去,只能看见老爷一直在挣扎着往湖中心去。”
“老爷明明是会水的,可昨日不管他如何挣扎,就是浮不起来,像是水里有什么东西在扯着他一样,几个佃农下去救人的时候,老爷已经沉下去了。”
这件事果然有鬼!
由于胡家人答应了验尸,云珠当即动作起来。
在下人把胡财主抬出棺材,放在铺好素布的地面后,她便接过老许递上来的皮革手套。
老许负责褪下胡财主的寿衣,云珠仔细观察他的尸体表面。
他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微肿,溺死后的现象大多已经被擦拭干净了,只能看到他指甲青紫,指甲缝里隐约可见泥沙,体表没有损伤,胸腹腔微微膨胀。
老许掏了掏胡财主的鼻腔与口腔,皆发现了里面存在泥沙。
“苏姑娘,胡财主的确像是溺死的啊!”
云珠的双眸一敛,“那可不一定。”
她的视线落在胡财主的双脚脚踝处,那里有明显的颜色异常,像是皮下出血。
老许也看到了,上次在王大贵的腋下也有这种颜色出现,当即便把柳叶刀递了过去。
云珠划开他脚踝处的皮肤,能够清楚地看到,他的皮下有片状的出血,这种程度的显现,应该是在其生前造成的,并且距离他的死亡时间很短。
她暂时压下这个疑虑,先给胡财主做了个系统的解剖,他的脏器淤血很严重,肺泡内充满液体,气管内也发现了不少的泥沙。
这些都是溺水而亡的特征。
云珠起身脱下手套,将后续的缝合交给了老许做。
结合管家的证词,以及尸检情况,她可以断定,胡财主的落水不是意外,而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
当时凶手一定在水下抓着他的脚踝,将他往里面拖。
张柳宗听完云珠的结论,急得直想挠头。
“苏姑娘,已经死三个人了,可不能再死人了啊!”
云珠抿抿唇,是不能再死人了。
“这样,你去城外走访一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有关于凶手的线索。”
“好。”

穿越之误惹摄政王免费阅读

苏七低笑出声,“好啊,我也不让你办什么难差事,叫我一声‘姑奶奶’就行。”
先不说能不能吃上仵作这碗饭,见这张府尹当真是个糊涂官,她忍不住就想挫挫他的威风了。
这要求听得张柳宗脸上一阵青白变幻,冷着脸应了一声“好”,却是又补充道:“如果你无法自证清白,就得乖乖跟本官回顺天府,且不得找人帮你走关系。”
苏七心中好笑,她哪里来的后门关系?
很干脆的点头答应,“好啊,没问题。”
张柳宗的嘴角止不住的抽搐两下,双眼直直的盯着她,想看穿她在打什么主意,但她蒙面遮脸,他只能看出她手法沉稳、好似极其镇定自若。
心底不由得一个咯噔,他在官场纵横多年,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小姑娘,像她这般从容面对尸体的。
苏七查验完死者的头部后,把他的头往一侧推了推,露出其后脑勺的一处伤口。
因为古代的仵作验尸,不准动刀子,所以,她只能依靠表面伤进行推断。
“只看死者表面,我们一共能看到四处明显伤,胯部,手腕,脸部,以及后脑勺的这处打击伤,胯部且先不说,死者断腕处的肌肉没有生活反应,说明死者在被断腕的时候,已经死亡了。”
张柳宗听得云里雾里,下意识地望向老许。
老许心底也没谱,苏七说的话,他闻所未闻,又隐约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
苏七见他们一脸懵,放缓语速解释道:“所谓的生活反应,是指人活着的时候才能出现的反应,比如出血、充血、吞咽等等,是判断生前伤、死后伤的重要指标。”
老许闻言,看看死者的断腕处,又重新观察了一下死者的脸部,这才恍然大悟,“如此说,王大贵被凶手砸脸的时候还活着?”
苏七赞赏的冲他点点头,老仵作学以致用的能力还是蛮不错的。
“的确,死者的脸部有轻微的生活反应,说明凶手在毁他脸的时候,他还有口气在,但你们看,死者后脑勺的这处打击伤,生活反应最为明显,我们有理由相信,凶手行凶的步骤是先将死者打晕,再毁脸,致其死亡,而后是断腕。”
张柳宗闻言,若有所思的把王大贵跟苏七的个头做了对比。
这小姑娘瘦弱娇小,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击晕王大贵的人。
但他跟她有赌言在先,不愿意就这样轻易的承认她是清白的。
苏七瞅了眼张柳宗,不紧不慢的继续道:“死者后脑勺的伤口,由上至下,从施力点与受力点来看,凶手的个头与死者相当,力气较大,应为男性。”
张柳宗听到这,瞳孔忽然紧缩,他居然看到,苏七在扒王大贵的衣服……
“你大胆,你有没有一点礼义廉耻?”
苏七懒得搭理他,扒完死者的衣服,看向其腋下明显颜色不同的地方,双眸一眯,然后用柳叶刀小心的切开皮肤,发现皮下全是出血。
“这是皮下出血,是死者还活着的时候,被人用力抓住他的腋下形成的,再加上死者脚跟处的摩擦伤,可以断定,凶手在敲晕死者后,把死者拖到过别处,而后再砸脸虐尸,所以,案发现场有两个,这个死人坑,只是抛尸现场。”
老许指向死者腋下的一处问道:“为何这里的颜色如此深?”
苏七一边脱下手套,一边回他:“凶手手上应该戴着扳指一类的硬物,所以造成这里的皮下出血比较重,你把这里描绘下来,日后可以用来做证物比对。”
验尸到此,已经一目了然。
苏七朝张柳宗望过去,“张府尹是否已经相信我是清白的了?
张柳宗跟老许对视一眼,两人的神情皆是半信半疑,一个小姑娘竟然懂得尸体上的门道,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且不说她验尸的手法十分怪异,她刚才说的那些话,他们虽然能听明白,却分辨不清楚是真是假。
毕竟,前所未闻!
张柳宗沉吟了一会,
“本官说话算话,但本官告诉你,如若以后本官发现你与案子仍然有牵扯,哪怕小世子护着你,本官也会将你带回顺天府审讯。”
话音落下后,张柳宗的脸色立刻窘迫了几分,将苏七拉到一旁,小声地从喉咙里憋出几个字,“姑……姑奶奶!”
苏七抿抿唇,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下次不要再那么武断了,很容易打脸的。”
张柳宗,“……”
苏七的语气蓦地凝重了几分。“看在你心眼不坏的份上,我再提醒你一句,凶手虐尸的行为极其残暴,如果不是凶手天性如此,便是凶手十分憎恨死者,并非只是老仵作说的为了劫财,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案。”
张柳宗一阵头疼,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对苏七的语气姿态已然改变,“姑娘可还有别的发现?”
“暂时没有了,我验尸需要动刀子。”苏七吐出一口长气,睨向前后两张脸的张柳宗,唇角一弯,语调变得轻快,“案子如此复杂,如果你们搞不定,可以来找我的哦,价格绝对公道,童叟无欺。”
张柳宗:“……”
苏七没再多说什么,转身朝死人坑上面走去,小团子已经站在上方对她招手了。
她手脏,压下想捏小团子脸颊的冲动,跟他一起往京城方向走。
夜小七没让大白驮,乖顺地走在苏七的身旁。

小编点评

云珠祁轩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