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犯规(宴欢俞少殸)
禁止犯规(宴欢俞少殸)

禁止犯规(宴欢俞少殸)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7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宴欢俞少殸,禁止犯规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宴欢嫁进俞家第一天,就知道自己是替身。替的还是自己的双胞胎妹妹,俞少殸求而不得的白月光。宴欢尽心尽责

宴欢俞少殸小说简介

静茗公馆在京州市郊,远离喧闹的城区,夜里十分安静。
俞少殸这狗男人,明明初秋夜里凉得很,他车里居然还打了冷风,径直对着宴欢小皮裙下的大白腿吹,冻得她不行。
幸好时间不长,保时捷很快驶进车库。
宴欢只觉得自己大腿都快失去知觉了,在车上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下车。
俞少殸却等也不等她,径自进门,一点怜香惜玉的样子都没有。

禁止犯规宴欢俞少殸全文阅读

宴欢知道他生气了。
想想也是,要是自家老公在会所搭讪美女被当场抓包,她也会生气的吧……
不过——他们俩只是合约夫妻,俞少殸生气的点应该在于她没能做好模范妻子的工作。
换句话说,他印象中的宴欢,这时候应该在房间里温温柔柔地睡着,而不是穿着小皮裙去会所撩男人!
想到这,宴欢不得不承认自己临近合约期满,的确是有些懈怠和大意了。
之前她趁俞少殸出差去玩,时间长一点的,她都会提前留两天在家找找小白花感觉,免得被他发现,时间短的,她干脆就在床上躺尸刷综艺,哪也不去。
就这样两种角色行云流水地切换了快三年,没想到居然在最后一个月翻车了……
俞少殸在厨房倒水。
趁这会儿工夫,宴欢赶紧跑上楼,飞快地把口红擦了,然后把小皮裙脱了扔进衣柜最深处,找出一件雪白色的纺织长裙穿上。
她把头发梳顺,又对着镜子翻了翻眼皮扯了扯嘴角,熟练地在俞少殸上楼之前,把自己重新伪装成一朵清纯可人的小白花。
俞少殸进房间时,她已经乖乖在床上躺好,手里还装模作样地捧着本书在看。
要不是她在会所火辣性感的模样太过深入人心,俞少殸差点以为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宴乔了。
“书拿反了。”
俞少殸边解衬衫袖扣边往衣帽间走,长腿迈进一半时,他忽然顿住了动作,回头望向宴欢。
“你那小皮裙藏哪了?”
宴欢继续装傻,睁着温润的杏眼,不说话,只含情脉脉地盯着俞少殸的脸看,顺便把书默默颠了个儿。
搁在今天以前,俞少殸或许十分吃这一套。
可今晚,他只觉得宴欢的作态太假。
俞少殸扯了把衬衫领子,嗤了声,“我看你挺喜欢的,起来换上。”
宴欢:……?!
……
翌日,仍是个阳光灿烂的好天气。
窗帘只拉开了一条缝,房间内显得有些暗。
宴欢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俞少殸不在床上,想来应该是去了公司。
宴欢在被窝里动了动手脚,果不其然浑身酸痛得厉害,磨蹭了快半小时,她才咬牙下床去拉开窗帘。
阳光一股脑涌进屋内,宴欢第一眼就看见了那条丢在地上,被撕扯得像条破抹布的小皮裙。
小皮裙已经没眼看了,宴欢用脚尖勾起它一脚踢进了床底下,这才忍着腿酸去洗漱。
事实证明,女人千万别小瞧一个在气头上的男人。
那条小皮裙和锁骨上一左一右两枚鲜艳的红印就是最好的佐证。
宴欢对着镜子刷牙,想到昨晚俞少殸的疯样,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俞少殸外表看起来冷,为人处世也冷,在床上却很温柔,每次快结束时,都会在她耳垂上轻吻,然后颤着声音情不自禁地喊一声“乔乔”。
不过昨晚他好像……没喊吧?
还是好久都没喊了?
宴欢记不大清了,但她也不在意。
这事儿虽然膈应,可她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替身而已,管他叫猫叫狗呢,自己爽了就行。
洗漱完,宴欢回到房间,本来想打电话质问一下林晓音的背信弃义,可刚想拨号,宴乔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
从三年前那事儿起,宴欢对小白花妹妹的态度就淡了很多。
两人平时压根没什么联系,最多逢年过节回家碰到了会聊上两句,像今天这般打电话过来,还是头一遭。
宴欢等电话响了七八声,这才想起来接。
电话那头是一个恬静温软的声音。
“姐姐?”
宴欢握着手机站到阳台上,嗯了声,态度冷淡。
“秋泽他今天要来见爸妈,你和姐夫有空回来嘛?”
楚秋泽,宴乔去年刚换的男朋友,家里是做酒店生意的,在京州却也算小富小贵,财势和没落了的宴家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这回第一次来宴家见长辈,估摸着是想把两人的事儿给定下来。
宴欢明显听出来宴乔语气里快溢出来的幸福和喜悦,难怪她会舍得打电话过来让她回家。
宴欢毕竟是亲姐姐,两人一前一后从宴母肚子里出来,心再硬也没法在这个关头扮演铁石心肠。
她想了想,说:“我下午回来。”
宴乔雀跃道:“嗯嗯,别忘了跟姐夫说一声。”
挂掉电话,宴欢犹豫了很久也没决定好要不要跟俞少殸说这事儿。
要是他接受不了白月光要嫁人的消息,想不开或是当场翻脸怎么办?
到时候吃苦的不还是自己?
想到这,宴欢决定什么也不跟他说,大不了找个他工作忙抽不开身的借口应付一下爸妈。
至于一个月后俞少殸会不会知道,这就和她没关系了。
时间临近晌午,宴欢去衣帽间化了个淡妆,抹口红的时候眼角余光一瞥,在地板上看到了一条熟悉的深棕色皮带,这还是昨晚她给俞少殸解了随手丢那儿的。
宴欢忽然心里一个咯噔。
难道俞少殸没去公司??

宴欢俞少殸免费阅读

她口红也不着急抹匀了,赶紧下楼去书房。
一般情况下,俞少殸要没在房间,就只可能在一楼书房。
宴欢本来还抱有一丝他不在家的期待,可越靠近书房,心就越沉。
书房门是半掩着的,隐约间能听到俞少殸翻动纸页的声音。
宴欢耷下脸,心灰意冷想回楼上,却听到书房里俞少殸忽然喊了她一声,“醒了?”
宴欢脚步顿住。
她使劲揉了把脸,像变脸一样把灰心丧气的面具摘下,然后转身,温顺乖巧地推门进去。
俞少殸坐在书桌后,垂着眼翻合同,听到她进门的声音,眼皮抬都没抬。
从宴欢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他穿着钴蓝色睡衣的上半身,和那双锋利冷漠的眉眼。
宴欢用小白花的语气喊他:“老公,中午想吃什么呀?人家给你做红烧排骨好不好?”
俞少殸放下合同,朝她招了招手。
宴欢立即咬着下唇,柔柔弱弱地走到他跟前,在他腿上坐下。
俞少殸用大手揽住她的细腰,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揉蹭,宴欢痒得不行,喘着气搂住他的脖子。
俞少殸半眯起眼,目光在她锁骨附近那两枚红痕上逡巡了几秒,眉梢慢慢扬了起来。
他想起昨夜的疯狂,竟是比之前无数次加起来还要让他餍足。
俞少殸目光下移,最后停在宴欢清瘦漂亮的锁骨上,喉结滚了滚,微哑着嗓子开口:“不用做饭了,半小时后去千溪园。”
千溪园?那是宴家父母住的别墅老宅。
宴欢嘴角娇柔的笑容立马僵住。
好在俞少殸视线没在她脸上,宴欢绷直嘴角,很快反应过来,肯定不是宴父就是宴母跟他提了宴乔的事儿。
她眨着眼,明知故问:“回家干嘛?”
俞少殸在她腰上掐了一把,视线移到她唇上,然后抬起一只手缓缓覆上宴欢嘴唇,指腹轻轻一带,帮她将口红抹匀。
“当然是去看未来的妹婿。”
俞少殸唇角若有若无地弯了一下,明明是笑,可眼底却没半分笑意。
宴欢:……
他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
千溪园和静茗公馆隔了小半个京州,开车最少需要四十分钟。
俞少殸开着他那辆黑色保时捷,一路上目视前方,默不作声。
宴欢坐在副驾,偶尔会偷偷去看他面无表情的侧脸,心里直犯嘀咕。
他这上赶着去找虐是个什么心理?
意难平?去翻脸?还是去送祝福?
最后一种可能直接被宴欢排除,她和俞少殸在一张床上睡了三年,说实在的,虽说摸不透他的真正心思,但揣摩出一二还是可以的。
俞少殸绝对不是那种“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暖男款,而是骨子里天生带着一股子偏执和疯劲。
谁也不知道他当着宴家人的面能做出什么。
下午两点半,保时捷到了千溪园门口,但他常停的车位却早被一辆陌生的奔驰占了。
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楚秋泽的车。
“老公你等一下,我去叫人挪车。”说着宴欢已经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不用。”
出乎意料的,今天的俞少殸格外好说话。
他打起方向盘,车头歪了个方向,最后停在奔驰前方。
下了车,俞少殸特意等了她几秒,宴欢知道他什么意思,上前挽住他的手臂,脸上洋溢起毫无破绽的甜蜜笑容。
千溪园是仿明清园林风格的老式别墅,进正屋前得先绕过一个小花园,许妈正在园子里修剪花枝,见到俞少殸和宴欢携手回来,忙笑着地喊了声:“姑爷和大小姐回来了?”
许妈是家里的老人了,宴欢还是她看着长大的,感情自然深。
宴欢笑着挥手,“许妈,晚上我想吃豆豉鲮鱼。”
许妈笑呵呵地应道:“知道你爱吃,早备好了。”
在园子里寒暄了两句,宴欢继续挽着俞少殸的胳膊进门。
许妈看着两人依偎在一起的背影,不由感慨了一句,“姑爷和大小姐的关系真好啊!”
她当然知道三年前的替嫁事件,还曾为宴欢感到委屈、惋惜过,但三年来,姑爷和大小姐每次回家都是如胶似漆的样儿,久而久之,她就再也不操心了。
客厅里,宴乔正陪爸妈说话,在她手边端端正正坐着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
宴欢挽着俞少殸进门时,宴乔立马绽出甜美开朗的笑脸,起身迎上去,“姐姐姐夫,你们终于来了!”
宴欢随口嗯了声,眼角余光却悄然转去看俞少殸的反应。
俞少殸肩宽腿长地站在那儿,脸色如常。
宴乔这两年一直在全球各地飞,为自己的服装设计找灵感,俞少殸上一次见她还是在半年前。
她的脸和宴欢有九成相似,但眉眼更柔些,笑时两眼弯弯,天真可爱。
可不知怎么的。
俞少殸竟出乎意料的没了之前意难平的感觉。

小编推荐理由

禁止犯规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