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神医掉马甲(祁玥席琛)
重生神医掉马甲(祁玥席琛)

重生神医掉马甲(祁玥席琛)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7

小说介绍

《重生神医掉马甲》是作者小洁居居最新创作的小说,主角是祁玥席琛。重生神医掉马甲全文免费阅读:杜媛沉默了,如果不是女儿自爆身份,她们依旧可以藏在暗处静等时机,能做的事情还很多,可现在祁玥仅仅是抓着小三私生女这样的身份,就可以做不少的文章,要吃的。。

小说简介

偏远的余家村,老余家内,一道尖锐的嗓音正吼骂着,时不时还传出抽打和惨叫的声音。
“个贱蹄子,让你洗个碗都洗不好,要你有什么用?我打死你个不省心的。”周翠花操起一根细条就往瘦弱的女孩身上抽去,一下一下半点不留情。

重生神医掉马甲全文阅读

京圈繁华热闹的优渥生活,少有人注意到,在贫瘠的小山村还有人吃不饱穿不暖,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更是过着惨绝人寰的日子。
偏远的余家村,老余家内,一道尖锐的嗓音正吼骂着,时不时还传出抽打和惨叫的声音。
“个贱蹄子,让你洗个碗都洗不好,要你有什么用?我打死你个不省心的。”周翠花操起一根细条就往瘦弱的女孩身上抽去,一下一下半点不留情。
祁玥疼的到处躲,可脚上带着铁链,却怎么也躲不过,被抽的破开的衣服里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更有纵横交错的疤痕,显然是长年累积下来的。
周翠花抽了半天累了,还是不解气,几步上去揪着祁玥的头发就往洗碗槽拖,地上还散落着瓷碗的碎片,祁玥一个不注意手就按在了瓷片上,立马就扎出了血,疼的她直抽气,嗓子嘶哑的已经出不了声。
“真当家里的东西都是大风刮来的不要钱?今儿没你饭吃,把碗跟衣服全都洗干净了,不然不准睡觉,再敢不听话老娘抽死你个贱蹄子。”
坐在院子里喝着酒的父子俩,对周翠花的行为见怪不怪,冷眼扫了一眼就再没了动静。
倒是余二牛,一双牛眼睛贪婪的盯着祁玥破开的衣服里瞧,咂巴咂巴嘴一脸的猥琐,显然动了心思。
当爹的哪儿能不知道儿子的心思?余庆年面无表情的斜了他一眼,“再过几天,这丫头也十八了,早晚都是老余家的,你也老大不小了,早些造个胖小子出来让老子抱抱。”
余二牛一听就兴奋了,借着酒劲儿,踉跄着走上去扯过祁玥白皙的手腕儿就往屋里走。
祁玥被吓了一跳,害怕的往后缩,哆哆嗦嗦的开口:“二牛哥,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我、”
见她挣扎,余二牛心底的火气也上来了,莫不是长大了也瞧不上他了?
“放开?你是我媳妇,难不成放你去找别的汉子?”
祁玥红着脸恨不得堵上耳朵隔绝这不堪入耳的话,她身体瘦弱又没吃饭,力气哪儿大得过余二牛这个成年男人?只好拿脚去踹。
周翠花见她还敢反抗,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上来了,冲上去就给了一耳光,抬脚重重的踹在祁玥的脚踝上,‘咔擦’一声响,断了。
‘啊~’祁玥惨叫着摔在地上,捂着脚动弹不得。
“贱蹄子给你脸了就得接着,居然还敢跟自己男人动手,看老娘不教训你。”周翠花恶狠狠的瞪着眼睛咒骂着。
余二牛充耳不闻,捞起祁玥就带进了屋,扔到了木板床上,砸的她七荤八素的。
眼看着余二牛欺身上来,祁玥吓得红了眼,连忙挣扎,却被余二牛毫不留情的甩了一耳光,差点打晕过去。
“贱人,让你勾三搭四,今儿老子就办了你看谁还敢惦记。”余二牛恶狠狠的一边说,一边上手去撕祁玥的衣服。
祁玥身上穿的都是余二牛他妈不要的旧衣服,补了又补,根本经不起余二牛的手劲儿,白皙瘦弱的肩膀一下就漏了出来。
看的余二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伸手就要扯开遮挡的最后一块破布,却不知祁玥哪儿来的劲儿,两手掀开了他,哭着爬起来就朝一边的墙上猛地撞了过去,当即血流了满脸晕死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余二牛惊叫出声,可更多的是恼怒,这丫头居然宁愿死都不愿意跟他,阴恻恻的眸光死死的盯着她有致的身段,发了狠,养了这么多年,盯了这么多年,就是死也得让他尝过了再死,才不算浪费。
余二牛捞起地上的祁玥就给扔到了床上,见她还剩一口气,冷笑着就要动手,就在手快要碰到她胸口的破布时,猛地被一只素手钳住,反手一扭,折了。
“啊~”
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惊得隔壁的余庆年跟周翠花立马跑了过来,踹开门就看见余二牛一只手诡异的扭曲着,另一只手捂着胯蜷缩在地上哀嚎着,不用想也知道祁玥干了什么。
余庆年惊怒的朝祁玥看去,咒骂的话到了嘴边却如鲠在喉怎么也吐不出,祁玥就这么直愣愣的单着脚站在床前,双手背在身后,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锋利幽冷,直射过来犹如一把利剑,气势逼人。
这,这人咋突然变了人一样?
周翠花却不管那么多,她只知道自个儿儿子差点被祁玥给废了,嗷的一嗓子就冲上去要挠花了她的脸,只是人还没近身,就被祁玥一拳打的四仰八叉倒在地上,半天也没爬起来。
祁玥冷眼扫视了一圈,她为什么会从琉璃国身死重生不清楚,可眼下这个身体的记忆却是她从未了解过的国家,唯一清楚的就是眼前这如豺狼的一家,是她的买家,打她三岁起就从人贩子手中买了回来,打着童养媳的名头使唤至今。
只是奇怪的是,老余家原本是村里最落魄的一户,却在买下她后,生活没有变差反而一跃成为村里最有钱的大户,先是大彩电,后又是冰箱,现在还准备上盖大楼房了,其中缘由绝不简单。
“你,丫头,你二牛哥是你丈夫,你怎么能这么对他呢?”余庆年松缓了些语气,不敢跟祁玥硬碰硬,只好来软的。
闻言,祁玥视线转到余庆年身上,好听的声音从苍白的唇中吐出:“谁指使的你买下的我?”
余庆年震惊的瞪大了眼,显然意外祁玥能够猜到这么深,感情这么多年这丫头都在装疯卖傻,为的就是今天?可当年她才三岁啊,这心机耐力简直可怖。
余庆年脑子里的转了转,张嘴就劝:“丫头,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跟二牛定了亲,咱就和和气气的过日子不好吗?”
祁玥清冷的眸光在余庆年身上扫了一圈,突然瘸腿缓步走到余二牛跟前,抬脚就压在了他的命根子上,对他的惨叫充耳不闻,面无表情的提醒道:“我没那么多耐心给你,不想你儿子变废人,最好趁早。”
“啊~爸,救我啊爸。”
“我跟你拼了!”看着儿子的惨状,周翠花心疼的要命,嗷的一嗓子就挣扎着一头撞了过来。
祁玥踩着的脚力道没有松,身体一歪一个手刀砍在周翠花的后劲上,下一秒人就晕了过去没了动静。
余庆年看的怒火中烧,却不敢轻举妄动,他不知道祁玥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只是唯一清楚的是他要是不开口,这一家子可算是要栽在这儿了。
“我给你联系方式。”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祁玥便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老余家,祁玥的这条命丢了,老余家自然要付出代价,断子绝孙生不如死算得上最好的代价了。

重生神医掉马甲免费阅读

她本叫齐玥,是琉璃国大将家族的继承人,能武能医,却英年早逝。
如今重生华夏国到祁玥这具身体里,也不知道是对祁玥的馈赠还是齐玥的馈赠。
左右谁也不会嫌自己命长,祁玥出了老余家随便折了几根树枝,撕了衣服边上的布条,简单的固定了下断掉的脚踝,才勉强能行动。
小山村里晚上黑灯瞎火根本看不清路,想要走出去怕是得费一番功夫。
祁玥正打算找一处落脚,就听见余庆年一声高过一声的嚎叫:“来人啦,杀人啦。”
接着就看见一群人打着电筒从家里出来,将村子照的通明,一眼就发现了路边的祁玥,冲了过来将她团团围住。
余庆年扶着几乎走不动路的余二牛,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刚才还在祁玥跟前怂成狗的余庆年,见村民出来,立马底气十足,不在掩饰自己的阴狠愤怒。
“快,快帮我把这贱人拦住!”
祁玥是怎么到的余家村,在场人都心知肚明,不止她,村里还有不少人都不是自愿来这儿的,跑掉一个,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找上门来讨人?
涉及村里他人的利益,不论其中缘由如何,都不可能让祁玥离开,所以余庆年一发话,村民半句也没问,上来就帮忙逮人。
余二牛的伤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摆在众人眼前,心里生了警惕,操了棍子就砸了上去。
祁玥看着这帮冷血的村民,个个狰狞着一张脸冲上来,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冷意。
眼看着根根棍子就要砸到身上,祁玥忽然步伐诡异地一闪,避开了。
祁玥强忍着剧痛,以伤重的脚为支点,另一脚如铁鞭一般抽出,狠狠地踹在了对方腰上,顾不上一声声哀嚎倒地,她快速捡起掉在地上的棍子,挡住了对方的攻击狠狠地揍了上去。
眼看着祁玥以少胜多,在场所有人全都看傻了眼。
祁玥额头冒着虚汗,却不露半分怯态,浑身迸发出森寒可怖的气息,震慑住了众人,一时之间谁也不敢再上前动手。
村长咽了咽口水,决定改变策略,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佯装慈祥:“玥丫头,你也算是大家看着长大的,老余家怎么说也有养育之恩,你这么做实在说不过去,还是乖乖跟老余家的回去吧,好好过日子,别折腾了。”
祁玥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唇角,勾起一抹幽冷的弧度,嗤笑道:“如果我非要离开呢?”
村长见自个儿的话不顶用,脸色一冷,浑浊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狠辣,“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叔叔伯伯们不讲情面了。”
倚在余庆年身上的余二牛,一脸狠戾的瞪着祁玥,心中暗暗发誓,只要人压回去他一定要狠狠教训教训这个贱人,居然敢对他动这么狠的手。
祁玥警惕的眸光环顾四周,脑子里盘算着冲出去的胜算,如果没受伤还有七成的胜算,伤成这样顶多三成。
眼看着众人就要再次动手,祁玥抢先一步将人挥倒在地,破开一条口子。
诡异的步伐快速的拉开了一小段的距离,可也仅仅只有一小段。
祁玥已经多天没有吃饱饭了,今天更是滴米未沾,才坚持了不过五分钟速度就慢了下来,身后的村民依旧穷追不舍,她几乎已经预见被抓住的场景。
突然眼前出现一道强光,轰鸣的声音给祁玥带来了希望,这大概就是黑白电视机里出现过的小轿车了。
祁玥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喜色,浑身再次充满了力量,越跑越近,挡在了轿车前。
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下一秒祁玥已经快速上了车。
声音急切又低沉,隐隐透着上位者略带强势的命令口吻:“掉头。”
驾驶位上的方泽还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车上已经多了一人,看着前面举着电筒,聚过来的人就知道是车上的人惹来的麻烦。
未免惹火烧身,连忙打方向盘掉了头,朝原路返回。
见对方并没有将自己赶下车,祁玥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身边还有一人,男人身材高大,即便放松的靠着后座,周身的冷压依旧迫人。
一身黑色西装,精致华贵,衬得他气质矜贵隽冷,冷眸斜长又锋利,让人不敢直视。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紧抿,因为祁玥的冒然闯入生出了几分不悦。
祁玥自知理亏,解释了一句,“我是被拐卖来的,刚才谢谢你们。”
席琛偏过头,看着眼前的丫头乱糟糟的头发,浑身补丁的衣服还破破烂烂的,露在外头的皮肤青紫的几乎看不清原来的颜色,斜长的眉不受控制的觑在一起,终究是未发一语,阖上了冷眸小憩。
车子一路驶到镇上,路边有了光亮才停了下来,席琛依旧阖着眸子没有动静,方泽面无表情的盯着祁玥,意思很明显,人带到这儿仁至义尽,剩下的自己想办法。
祁玥也理解,手刚落在车门把手上一顿,她现在身无分文不说身份证也没有,身上还受着伤,可以说寸步难行。
想到这儿,手也缩了回来,对上方泽不解的目光,脸上讪讪:“救人就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能跟你们一块儿走吗?”
方泽嘴角一抽,心道这丫头脸皮够厚呐。
席琛斜长的眸子裂开一道缝,幽幽的冷光落在祁玥脏兮兮的脸上,“理由。”
祁玥觑眉,对方显然不是善心大发的人,刚才没赶她下车不过是嫌麻烦,现在的确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帮她,何况她也没能强迫人的能力。
突然,祁玥望着席琛的脸色一顿,借着路边的光亮脸色逐渐沉了下去。
就在席琛面露不耐的时候,祁玥缓缓开口道:“你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能救你。”
闻言,席琛方泽均是一愣,扫向祁玥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席琛的病情这世上知晓的人不超过四个,这女孩儿的年纪不大,要说她精通医术简直是无稽之谈,可若不是,又是从何处得知?
祁玥的身份顿时让两人起了疑。

小编点评

重生神医掉马甲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