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女配只想上位第3章

穿书之女配只想上位第3章

言情小说 2021-09-25 10:11:32

穿书之女配只想上位第3章

穿书之女配只想上位第3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9-25

白三七回到房中,一身黏腻汗湿的衣服来不及换,被余怀音带着怒火的眼神吓到了,她努力立住人设,卑谦又柔弱的道:

“怀音哥哥……”

“你今天都干了什么?!”

“我——”

砰!

她话还没说半句呢,余怀音狠狠的拍着桌子站起来,几步跨到白三七面前,质问道:

“你明明知道杜玉笙喜欢柔弱的女子,你今天为什么要选择跳那个舞?”

白三七被吓了一跳,快速解释道:

“我是知道他喜欢柔弱的女子,但是六皇子那样的人,想要走进他心里,松懈他的戒备,不是装柔弱能走得通的,比起这个,我更想用才艺惊艳他。而且,难道你没想过,你这么轻易探查到的消息,或许是假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巴巴送人给他呢,你看传出他专宠谁的消息了吗?你看,他今天不也一样对我产生了兴趣。”

余怀音皱着眉,眼睛黑黑沉沉,掐住她的脖子说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白三七呼吸困难,想挣扎却又不敢抬手,只能忍受着。

余怀音神色发狠,他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白三七也有这样多的心眼了。

“你最好听我的命令行事,不要再横生枝节!”

白三七痛苦的抬着脖子,沙哑的应道:“我会……听话,怀音……哥哥。”

白三七眼前发黑,胸腔剧烈疼痛,就那么一瞬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她后悔了,死在楚丘的宝石匕首下,或许比死在余怀音的手里强。

余怀音猛然瞪大眼睛,如梦初醒般松开手,讷讷的看着她,白三七剧烈咳嗽,一瞬间瘫倒在地上,神色痛苦,眼有清泪流出来。

他颤抖着看着自己掐了白三七的那只手,惊恐的看着地上的白三七,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一步一步的向后退,最后退到窗边,深深的看了一眼白三七转身飞速的离开了青莲阁。

余怀音控制不住自己暴虐的脾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白三七索性缓过劲了,直愣愣的躺在地上,看着屋顶,木质的屋顶严丝密合,外面有风有光有自有的鸟。

像是离家出走的大脑回来了,刚刚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女子,抬头翻了个白眼,冲着空中拳打脚踢一番才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到床上。

不行,她看余怀音太不顺眼了,一秒都不想多待在他身边。

如果按照原文余淮音的计谋,她现在已经和杜玉笙回了皇子府,说不定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她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留在这里是死,逃跑也是死。

“三七,睡了吗?”门外传来燕妈妈小声的说话声。

白三七直起腰,目中露出几分疑惑,现在已经夜深,不知道燕妈妈来她房中做什么,她去衣柜里翻了一条丝绢系在脖子上。

打开门,门外是小心翼翼瞧着周围的燕妈妈,她看到白三七出来,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凑到她耳边道:

“这是今晚赚的所有钱,你燕妈妈虽然不是个好人,但是是个讲理的人,这是给你出谋划策的钱。”

说完,她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像来时一样又悄悄的走了。

白三七站在门口还没反应过来,她关了门,看着手中红绿配色的荷包,上面绣着鸳鸯戏水。

心中有些酸涩,她知道这里面是燕妈妈给她的跑路钱。

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不是逃跑,是寻找活下去的希望。

……

第二日黄昏,燕妈妈数完卖票的钱,正乐的合不拢嘴才听人说白三七不见了,她眼睛闪过一丝感慨,快到让人捕捉不住。

房间里早就人走茶凉,连衣服也没有收拾一件,完全看不出白三七离开的痕迹。

桌上压着一张字条,上面娟秀的小楷写着:我走啦,勿找。

我走啦,勿找。

燕妈妈帐然若失般坐下,看着纸条发呆。

白三七的出现就像梦一场,如今梦醒了,她留下的痕迹却那么重。

穿过人.流,被人记挂着的白三七,从青莲阁后门出了热闹的大街。

一路哼着小曲,心情美滋滋。

她换了一身粗布麻衣,头发用布条随意一裹,不看脸的话一点也不引人注意。

幽都城的傍晚很安静,街道上四处只有很少的人拖着影子行走,各家各户开启了灶炉,升起了炊烟。

虽然不可能真的逃离余怀音的支配,但一直被控制,她未来的路会更难走,原文里自从她被接回皇子府后出现了大片的空白,有她的出场也只是只言片语。

她必须用这段空白去赌一些事情。

再说余怀音是把她的身份给忘了个彻底啊,好歹她以前也是个公主吧,就这么指使她做事,一天天冷言冷语,动不动就掐人脖子。

但她也能想象余怀音的心情,嘉国皇帝到了白三七父皇这一代十足是昏庸至极,在位二十几年就把嘉国百年的根基挖的摇摇欲坠,自己父亲忠心耿耿的谏言,到了头来还抵不过嘉国皇帝枕边几个祸国妖女的三言两语。国破之时,余怀音父亲原本可以有一线生机存活,就因为白三七的父亲死到临头还舍不得身边的女人,就是死也要死在温柔香,就这样一耽误,大安国的军队来了一个围剿。

血流成河,火光冲天。

眼看要到目的地,白三七放缓了步伐。

她要去的地方叫若云寺,是原文男主和女主相遇的第一个地方。

让她头疼的是,女主是丞相府不受宠的嫡女,跟许多言情小说女主的配置一样,她拥有倾城倾国的美貌,小的时候也是有那么一个云游四海,大名鼎鼎的神医缠着她要收她做弟子,只要交朋友一定是大人物,只要救人,那人一定是个王公贵族,只要是男的一定会爱她,只要是女的一定会嫉妒她!

再加上楚丘后期各种受伤,女主杨夭绍又身为神医的传人,免不得要多接触。白三七无语凝噎,这大概就是男主女主命定缘分的不可抗力吧。

不过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这边白三七快要到达目的地,余怀音从外面办事回来,打开窗就发现了不对劲。

屋里清清冷冷,没有半点灯光火烛,床上没有温度,能看出来今天没有人住在这里。

还没等他愤怒,余光便注意到,刚刚夹在窗缝里被他忽略的纸条紧紧躺在月光里。

他几步过去拾起,皱着眉打开。

上面写着:我也可以靠自己报仇,勿找。

白三七想不出留什么话留给他能降低他的怒火,只好囫囵的留了这么一句进退皆有余地的话。

余怀音捏紧纸条,他现在正在筹谋一件大事,一时半会儿是腾不出手去收拾她了,等他日后找到白三七,一定会好好惩罚她

若云寺在幽都城外十里地的莲溪山,它是大安国的四大寺庙之一,也是大安国的一座女众寺庙。若云寺创建于贤宗祖在位时期,当时的香火最为旺盛。

这也是女主娘王栀出家的地方,书中十几年前还是姨娘的顾香玉用了计谋,成功离间了两人的心,让杨凯怀疑王栀不贞,王栀心如死灰,转头便削发为尼,一人潇洒上了莲溪山做了佛祖座下的女弟子。

杨凯这么多年心中一直都有疙瘩,连带着女儿杨夭绍在他眼里都是一个孽种,从小任其自生自灭。

但是看完全书的白三七知道,杨凯用情至深,对王栀一心一意的付出,当初恼怒过后,也察觉出不对味来,派人悄悄的去查,终是找到蛛丝马迹,就是这么一点蛛丝马迹,足够他说服自己王栀没有和别人私通。王栀那时已经做了四五年尼姑,多年的香烟洗礼,心中早无情爱,杨凯去了一次被打击到便没有再去,一直到近半个月,他发现了王栀身后的巨大秘密。

王家世代经商,早在王栀她祖母那一辈就发现了一座金矿,因为地势复杂脆弱,要开采势必会出人命,他们就此作罢,这个秘密就一直传到了王栀这一代,她还没来得及告诉杨夭绍,母女两人就被二夫人顾香玉陷害分离。

杨凯想要金矿,非常想要,他需要大量的钱财去弥补他贪污受贿的巨大窟窿。

最近,顾香玉已经有行动了,她不知道杨凯打什么计划,以为他旧情复燃,再加上相府传出一些,丞相要接王栀回府的闲话,她坐不住了。

唉。

白三七努力爬山,她先去若云寺守着,这里是英雄救美的节点,她先做点准备,毕竟顾香玉狠下杀手,铁了心要她们娘俩死。

若云寺内。

青灯古佛,烟雾缭绕,木鱼声悠扬清脆。

杨凯跪不住了,他睁开眼盯着前面沉静如水,一心一意诵读经书的女人身上,目光像野兽一般放出凶狠的精.光。

他求了她半个月,她却一点都不心软,杨凯不止一次的埋怨。

她当真这么心狠,见死不救,不顾及当年一点情意?

他越是陷入怨恨的泥沼,那必然会越陷入欲.望的漩涡。杨凯忘了,他和王栀的情意如今已是白云苍狗,沧海桑田,早就如烟散去,如今为了自己的一句私欲,连脸皮都不要日日来叨扰已是出家人的王栀。

每夜入睡前的功课做完,王栀起身准备回到禅院休息。

杨凯立马跟上。

“施主,请回吧,我已经明确说过,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我如今已经不在过问凡尘之事,恕不能答应你的请求。”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